書林文學 >> 玄幻小說 >> 194 完結(書號:87699

194 完結

作者:湖涂
    第194章

    對于來找黃有為想辦法掙錢買手機這事情,林喆壓根沒覺得丟面子。

    面子是什么,能吃嗎?能換手機嗎?明顯是不能的。所以面對黃有為語氣的打趣,他完全當做沒聽到。

    直接道,“我其實就想找你借錢,回頭按利息給你的?!?

    “原來找我借錢啊?!秉S有為笑道,“你會做生意嗎,可別把錢虧了。到時候還得找你爸媽要錢還給我?!彼闷娴?,“你干什么不干脆借錢直接買手機得了,還借錢去做生意,再買手機,這不是繞挺大一個圈子嗎?”

    “你懂什么,我要是買手機了,怎么還錢啊??隙ǖ孟葤赍X了再買啊?!?

    “喲,你小子還挺懂這生財的想法嘛,說說看,準備怎么掙錢???”

    “我不說?!?

    “怎么,還擔心我搶你生意啊?!?

    林喆無語,“這生意你也看不上,只是這事情不大好說出去?!?

    聽他這么說,黃有為還偏偏就想知道了,“你找我借錢,我總得知道這事情成不成吧,要不然錢打水漂了,我不是得著急嗎?”

    林喆眉頭挑了挑,“那你聽了之后,可就和我是一條繩子上的螞蚱了,這錢就必須借給我了。要不然我不能說出來?!?

    “行,反正也沒多少錢?!秉S有為滿不在乎道。

    林喆暗自勾了勾唇角,然后才裝模作樣的把自己掙錢的法子和黃有為說了。

    這生意也不是什么大生意,林喆見著這高三了,一周一次考試,各種試卷不斷。學校打印機也不夠,平時都是老師在外面去復印的,雖然一張試卷也就一毛錢,可整個高三的試卷加起來可就不一樣了。所以林喆準備和班主任合作,搞復印。工具什么的人自然是林喆這邊去租了,當然,林喆也不能說這生意是自己的,只能和老師說,這是他親戚家的生意,到時候能給老師便宜點,還能適當的給些回扣。這種雙方都好的事情,自然是好拿下了。

    黃有為聽了林喆這想法,嘖嘖出聲,“你這小子,真是不走正道啊,連老師都賄賂?!?

    “這怎么叫賄賂呢,我價錢比他們之前的價錢低,還給他們錢,這都是好事?!?

    “這事情光一個學??刹粔?,要不然你這掙錢也沒多少啊?!?

    “是啊,所以我和老師說了,要是能介紹人過來,另外給提成?!?

    “……”

    黃有為不得不承認,這小子就是個臉皮厚,心也黑的。小小年紀,為了掙錢真是面子里子都能不要的。從林喆身上,黃有為恍惚看到了曾經的自己。十幾歲的年紀,跑出來討生活,受盡了各種苦,到處厚著臉皮討好別人,就是為了能夠找條活路。只是林喆這孩子還是比他命好,沒他受苦多。

    這筆錢,黃有為按著約定一分不少的拿出來了,后面連借條都沒要。

    林喆也沒堅持打借條,反正他按時還錢就是了。

    有了錢之后,林喆就想法子弄了一套設備回來,又在人家店里去復印了幾次,蹲點學了幾次復印的手藝,回來自己琢磨練習了幾次,掌握了技巧之后,很快就把學校這生意給拿下來了。

    班主任高老師拿到了林喆給的回扣,還沒捂熱乎,就被自己愛人給搶走了。

    高太太很高興,“我當初就說了,這孩子是個有出息的,你還不相信呢?!?

    “這是他親戚的生意,他就幫著中間牽線,什么出息不出息的?!备呃蠋熀哌髢陕?。

    高太太橫了他一眼,“說你這人真是木頭腦袋。就是中間牽線,這也是他跑上跑下的到處找關系吧,一般學生,有這膽子嗎?我看好多學生看著你們這些做老師的,話都說不出來了,虧了他還和你們談這些呢?!?

    “好好,你說好就是好?!备呃蠋煵粷M,“再好怎么了,還不是早戀?!睂τ谠鐟俚膶W生,高老師一向都很反感。特別是這早戀對象還是他之前印象很不錯的小姑娘。他心里就覺得是林喆這個油嘴滑舌的臭不要臉的家伙,把人家小姑娘給帶壞了。

    “早戀?”高太太笑了起來,“都十八歲了,可不早了。我看他說的挺有道理的,再過幾年都能結婚了,還不興人家早點處對象啊。反正只要孩子不做壞事就行了。說實在的,我要是有閨女,我就喜歡這樣的女婿?!彼鹿窭锬莾杉每吹囊路?,可都是這學生孝敬的。這么孝順的孩子,做女婿就是好。

    對于高太太的這番言論,高老師很是瞧不上,卻也不敢反駁,只能撇撇嘴,暗道這有沒有出息,還得看看高考考什么學校呢。這整天搗鼓著這些不好好上課的,回頭名落孫山了,還不知道找誰去哭呢。

    經過一個月的辛苦,林喆把黃有為的錢給還了,多余的錢去弄了兩部手機。

    姜姍拿到手機的時候,驚訝的合不攏嘴,“你那里來的錢買這個,不會又是放高利貸或者賣煙吧?”

    “怎么會?!绷謫葱÷暤?,“你拿著就行了,我做生意掙的,是正當生意?!彼⌒囊硪淼目戳诉吷?,見沒人,又道,“以后咱們晚上就能用手機聯絡了?!?

    姜姍不放心,“你到底是怎么弄錢的,我看你最近總是臉色不大好的樣子,是不是出去干活了?”

    “我在家里干活,你別問那么多了?!蹦腥说氖虑?,女人問那么多干什么啊。后面這話林喆到底沒敢說出口。

    姜姍皺眉,“你不說,我就不能拿。這東西我總要知道是從哪里來的吧?!?

    見姜姍不依不饒的,林喆只得坦白,“我給學校復印試卷掙的錢?!彼侠蠈崒嵉慕淮约哼@些日子沒日沒夜的工作,有時候還得幫著刻印試卷什么的,真是累成狗了。

    “難怪你手上有時候黑乎乎的?!苯獖櫬牭难劬Χ技t了,一陣陣的發酸。在自己睡的香甜的夜晚,林喆還有一個人躲在房間里刻印試卷,晚上都沒時間好好休息。他這么辛苦,就是為了掙錢給自己她買手機。

    “你這個傻子,非得買這個做什么?”姜姍眼睛有些哽咽。她知道,林喆這人其實對錢沒什么概念,平時有錢就花,沒錢就不花。他掙錢都是為了她,以前是自己跑南方去打拼,還總是帶傷,現在是為了她,小小年紀就這么辛苦的掙錢。

    越想越傷心,姜姍干脆抱著林喆哭了起來。

    林喆頓時手忙腳亂,“這是怎么了,怎么就哭了?!迸苏媸锹闊┌?。

    兩人正拉拉扯扯,教導主任的聲音已經傳過來了。林喆嚇得一僵,反應過來,趕緊拉著姜姍就往教學樓后面跑,堅決不讓教導主任抓個正著。

    兩人手牽著手在校園里跑了一大圈,終于擺脫了教導主任的‘追捕’。

    躲在小樹林里,兩人面對這面,見著對方的慌張狼狽的樣子,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姜姍心里暗道,這真是辛酸又幸福的早戀……三輩子唯一的早戀,過程真是太刺激了!

    這次被看到兩人偷偷摸摸的相處,教導主任少不得又通知了家長。

    宋萍裝模作樣的又追著林喆打。李玲也是愁眉苦臉的看著自己閨女,回家后少不得一通勸導,姜姍扮豬吃老虎的給蒙混過去。隨后兩人開始了通信聯絡時代。

    幾個月的時間匆匆而過,高考結束。

    這次高考,林喆覺得前所未有的輕松。他慶幸自己做了復印試卷的生意,平時自己會多復印一份,沒事的時候就做一張。竟然不知不覺得的把成績都給提升上去了。高考的時候,好多題目都做的得心應手的。

    高考結束之后,兩家對孩子的看管更加嚴格了。姜家已經把林喆作為重點防范對象,平時要是過來玩,堅決不允許兩人進房間,只能在客廳里坐著,中間還必須隔著一米遠。

    李玲看著外面陪著兩老看電視的孩子們,心里唉聲嘆氣的。

    走出廚房,看著兩老也在客廳,便道,“爸媽,我去買菜了,你們和孩子們一起看電視,等我回來?!痹捓镌捦饩褪菄诟纼衫峡粗鴥珊⒆拥囊馑?。

    姜奶奶耳朵已經不好用了,茫然的看著姜爺爺。姜爺爺笑呵呵道,“你出去忙,出去忙,不用管我們?!?

    李玲雖然不放心,可是還得出去買菜,只得趕緊換了衣服,提著籃子出門去。

    見著李玲出門了,林喆挑挑眉,走窗戶一看,見李玲已經出了小區了,趕緊屁顛的跑過來給兩老換了個戲劇平道,又給他們切了西瓜弄成一小片伺候兩人吃??粗鴥衫铣猿院群鹊?,自己高高興興的看著電視,林喆這才拉著獎賞進屋里了。

    “待會爺爺奶奶要和我媽說怎么辦?”

    姜姍擔心的看著兩老。

    林喆道,“怎么會,他們可喜歡我了?!彼裘赖纳焓掷獖欆浘d綿的手,輕輕的捏了捏,又揉了揉,然后笑瞇瞇道,“等我們去了b市就好了。姍姍,我們到時候可是大學生了,可以名正言順的處對象?!?

    “誰和你處對象啊?!苯獖櫦t著臉睨他一眼。

    這個時候的林喆,已經和她曾經記憶中那個輪廓一模一樣了。同樣的高大,眉眼張揚。神色間透露著昂揚自信。

    林喆見她眉目溫柔,心里一動,忍不住低頭在她臉上親了一口,立馬又緊張的站直了,像是做了壞事一樣的,看著邊上。

    姜姍看著他這純情模樣,一下沒忍住,伸手摟著他的脖子,墊腳在他臉上親了一口。

    林喆滿臉驚喜的看著她?!皧檴??!甭曇魩е鴿鉂獾娜鰦傻奈兜?。

    姜姍抿嘴笑了笑,轉身傲嬌的走了出去。

    心里暗自偷笑,趁著這小子純情的時候,多欺負欺負他。誰讓他以前那么流氓的。

    等姜姍出去了,林喆還在做夢一樣的捂著自己的臉,傻呵呵的站在原地笑。

    李玲回來的時候,姜姍和林喆正老老實實的坐在客廳的沙發上陪著老人看京劇,看著兩孩子這么乖巧,心里松了老大一口氣,趕緊進屋去做飯去。

    做飯的時候順便給姜權打了個電話讓姜權回來吃飯。

    “我不回去吃飯了?!苯獧嗟穆曇粲行┑统?。

    李玲關心道,“怎么了,是不是工作不順利?“

    “是高成來了,來找他閨女的?!?

    “這是怎么了?”李玲趕緊問道。自從許多年前那次之后,他們兩家就生分了很多,張霞也沒和他們聯系了。倒是聽說張霞后來還想生,可一直沒懷上。鬧騰了好幾年也就安靜下來了,倒是把大閨女當兒子一樣的寵著了。

    “不知道,說是不讀書了,準備在城里工作呢。行了,我不和你說了,得帶著他們去吃飯了?!?

    “好了,那晚上早點回來?!崩盍釢M臉擔心。

    不知道為什么,她現在一想著張霞一家人,心里就覺得會有事兒。

    吃飯的時候,姜姍聽說了這件事情,臉上神色復雜。林喆對高瑤已經沒有了什么印象了,只記得是個臉上黑乎乎的姑娘。

    晚上姜權回來后,李玲和姜姍才知道事情的來龍去脈。

    原來高瑤成績不好,這次沒考上大學。高成的意思是讓高瑤再考一次的,雖然辛苦點,可也想咬牙把孩子給供出來??蛇@孩子就是不樂意,非得出來上班。真不,找工作找我那專賣店去了,就正巧碰到了。我是不準備收的,可是高成好說歹說的托付我照顧這個大閨女,我心里也覺得挺難的?!?

    姜權如今倒是有些明白當初李玲的難處了,人家求到面前來了,這拒絕的話還真是不好說出口的。特別是高成一個大老爺們那樣好話一大堆的說,他都不忍心不答應了。

    “那你讓那個孩子留在店里了?”

    “嗯,就在店里賣衣服,反正有人帶著?!?

    “只要沒什么不好的影響,幫幫就幫幫吧,哎,這些年高成也挺難的,難得現在孩子長大了,要是孩子出息了,過幾年他們也能享福了。說起來這孩子和咱們姍姍還是差不多大呢,這個年紀就出來工作,挺可惜的?!?

    “這有什么法子,孩子自己不愛讀書?!苯獧嘈睦镉X得慶幸,“還好咱們家姍姍從來不讓我操心?!币f唯一操心的,那就是被林喆那孩子給勾著早戀了,還好現在已經沒事了。他笑瞇瞇的看著姜姍。

    姜姍卻有些笑不出來。她真是不大想高瑤和自家有什么聯系了。

    不過這事情她到底也不好和自己爸媽扭著來,倒顯得自己太過小氣了,又想著反正要去b市讀書了,以后也不會接觸,干脆眼不見心不煩了。

    高瑤這事情在姜家一絲波瀾都沒起來,倒是姜姍和林喆收到錄取通知書后,兩家人這才轟動了一次。

    林喆考入了國家首屈一指的首都大學,學工商管理。姜姍則被首都舞蹈學院錄取,專門學習古典舞蹈。而且因為這些年姜姍參加了一些比賽,所以學校這邊對她做了特別的邀請,可以加入學校的舞蹈團,有機會參加國際表演。這幾件事情讓姜權和李玲高興的都找不著北了。兩家人干脆又合計了一次,請了親朋好友來大吃一餐。一起給兩孩子慶祝慶祝。

    宋萍更是歡喜的不得了。想想從小就熊,多少老師說他以后沒出息,要是不好好管管就要成小混混禍害人了,誰能知道,這孩子現在還能考入最高學府呢。

    看著自己帥氣又出色的兒子,宋萍滿臉的惆悵,激動的臉都紅了。林國衛也驕傲的給自己的老哥們一起拼酒,來者不拒。

    侯隊長如今已經是正兒八經的侯副局長了,聽說以后轉正是妥妥的事情??粗謬l這么高興,再看看自己家里那不爭氣的小混賬,愣是不知道說什么。

    林國衛自己樂呵完了,見老哥們這樣,勸道,“你家小子也不錯了,不是說畫畫的挺不錯的嗎,以后就做這個專業,沒準以后就成畫家了呢?!?

    “誰讓他做這文縐縐的事情啊。我就想讓他考警校。你說說這也奇怪了,從小混賬的不行,我看著還有幾分血性呢,怎么長大了,就搞起文藝來了?!焙锇钟X得真是想不通,自己家里也沒這個基因啊。

    難道真是像他媳婦說的,這是國外人常說的,基因變異了?

    姜家這邊也熱熱鬧鬧的說著姜姍讀書的事情。

    之前姜姍跳舞,好些人還看笑話,說是不好好讀書,搞這旁門左道的,以后也沒啥子出息,出來也不能找工作。沒想到現在在江城可是名人了。這次江城舞蹈團因為姜姍曾經在吳老師的名下學了多年的舞蹈,是吳老師一手帶出來的,趁著姜姍這次考入了首都舞蹈學院的事情,好好的把江城舞蹈團宣揚了一番,少不得讓姜姍的名字再次在江城曝光了。甚至江城當地的報社都大肆報道了關于姜姍之前取得的成績。這讓姜姍儼然成為江城適齡女孩學習的對象了。

    “姐夫,沒的說了,姍姍這孩子以后有出息?!苯獖櫟男σ饫钛M臉贊美道。還邊給姜權和李玲敬酒,好話一籮筐的說。

    李紅在邊上看了看姜姍,覺得也就那樣子,就是長的比一般的小姑娘水靈一點罷了??稍捰终f回來,這讀書的孩子長那好看干啥啊,還不如自家的閨女呢。不過到底也是在江城有些名頭了。

    她道,“二妹啊,你們家姍姍還沒說婆家吧,”

    姜權和李玲正高興的招呼大家,聽著這話,都愣了一下。李玲皺眉道,“孩子還小呢,現在說這個不合適?!?

    “怎么不合適了,女孩子再出息,長大了還是要結婚的。姍姍過幾年不就要結婚了?現在早點把對象定下來的好,再說了,姍姍不是要去外地讀書嗎,這要是不定下來,在外面花了心思可就不好了?!?

    “大姐,這話我可不愛聽。你可別說了?!崩盍嶙柚沟?。

    今天大喜的日子,她不想讓自家人壞了氣氛,更不想讓姜權對她們娘家人這邊看輕了。

    李紅卻不以為然,“我這也是為了姍姍好。就你姐夫他們那個領導,他們家有個獨生子,長的一表人才不說,家里條件也不錯,以后出來也是要在國營單位當干部的料子。比你們家姍姍也就大四歲,這可是頂好的人家了。你要是覺得不錯,我幫你去說和一下?!?

    姜權一聽,臉色都變了,將筷子往桌上一扔,“我們家姍姍說婆家,還得讓你去和人家說和?我們家的閨女難不成還嫁不出去??!”

    他往后面一看,見林喆和姜姍正在不遠處說話呢,趕緊招了招手,讓兩孩子過來。

    林喆一看,心里暗自一驚,心道自己也就和姜姍躲著說這么一下話,就被抓住了。姜叔這也管的太嚴了。他苦著臉跟著姜姍一起走過去。

    “林喆,過來這邊?!苯獧嘈Σ[瞇的拉著他到自己身邊坐著,拍了拍他的肩膀,又對李紅道,“看到沒,這小伙子長的高大結實吧,長的也體面。還是考的全國最好的大學呢。這就是咱姍姍以后的對象!”姜權很是驕傲道,“咱姍姍可不愁嫁,咱這定的人家可比那什么國營的單位好多了!”

    林喆激動的滿臉通紅,緊張的由著在座的各位長輩打量。努力的挺直了腰板,端正表情,不讓自己的老丈人丟面子。

    李紅好好的打量了一番林喆,最后只能尷尬著閉了嘴。她可知道的,這小伙子條件確實很不錯,不說自己有能耐,人家媽是開公司做大生意的,他爸聽說還是政府里面當干部的,官可不小呢。

    本來還準備讓李玲幫著介紹一下,沒準和自家閨女促成一對的,沒想到人家早就近水樓臺了。

    不遠處,高瑤看著高大英俊的林喆,臉色通紅,緊張的抓著衣角。

    一直到宴席結束,林喆都沒從天上掉下的餡餅的驚喜中清醒過來,晚上回家后,還讓林國衛和宋萍趕緊去姜家那邊提親。

    宋萍道,“你說真的,姜權真的說了?”

    “真的,當著姍姍幾個姨媽的面這么說的,姜叔可喜歡我了,還拍我肩膀了?!?

    宋萍是知道自家傻兒子不敢在這方面說假話的,特別是不敢說姜權的謊話,所以這會子深信不疑,看著林國衛道,“你說怎么樣,我是真的挺喜歡那孩子的?!?

    林國衛低頭看著報紙,頭也不抬道,“喜歡就早點去定下來也好?!?

    宋萍見他這副甩手掌柜的樣子,就知道林國衛又想讓她大頭陣了,白了他一眼,趕緊去準備姜家上門的事情。

    第二天上午,宋萍就采購了一堆東西,和林國衛一起領著自己兒子去姜家這邊提親。

    姜權和李玲看著這陣勢,半天沒緩過來。

    等宋萍笑瞇瞇的把昨天的事情一說,姜權滿臉懊惱的拍了拍自己的腦袋。

    “這,這事情……”總不能直接說,就把人家兒子當擋箭牌了吧。

    姜權昨天還真是沒怎么當真,就是不想讓別人看不起他閨女,更是想讓李紅閉嘴,這才把林喆給拉出來的。沒想到這小子這么順桿子往上爬了,給他來這么一手。

    宋萍見姜權猶豫,笑道,“你都已經當著親戚的面承認我們家吉吉了,我們家也得表態,我們全家人也都承認姍姍。這兩孩子一起長大的,品性都互相清楚,咱們兩家關系也好,這還有更合適的人家?更加難得的是,這兩孩子也互相有好感。雖然姍姍年紀不大,可這入學了不也滿十八歲了嗎,都是成年的孩子了,處對象也不礙事。而且兩孩子一起去了學校,也能互相有個照應?!?

    宋萍把好處巴拉巴拉的說了一堆,連李玲都聽的有些心動了,回頭看姜權的臉色。

    姜權滿臉糾結。他倒是心里清楚,林喆這孩子確實是非常不錯的,自己有能耐,家里也是知根知底的,都是好相處的人。閨女去了他們家,確實都放心??蓡栴}是,孩子還這么小,他這還舍不得這么早就定下來呢。

    他現在看著林喆,心里就總覺得自家水靈靈的大白菜被野豬拱了的感覺,心里別提多膈應了。

    宋萍直接看李玲,“李玲,你說,咱們做親家不好嗎?”

    李玲不自在道,“這個當然好了,關鍵是孩子自己喜歡就好?!?

    “可不是,關鍵是孩子自己喜歡。孩子都這么大,咱們做父母的,也該讓他們自己生活了?!彼纹夹Φ暮喜粩n嘴。第一次覺得生兒子就是好,這么好的閨女,過幾年可就要嫁到自己家里喊自己一聲媽了。

    姜權和李玲看著宋萍這笑的牙不見眼的樣子,怎么看都覺得別扭。

    林喆見姜家兩口子就不同意,急的抓頭發,“姜叔,李阿姨,我什么人你們還不知道嗎,我肯定對姍姍好的。你們就放心吧。你昨天都承認我了,回頭親戚朋友問起了,咱也不能讓人家懷疑。是不是?”

    姜權再一次想打自己的嘴巴,怎么昨天就一時沖動的把這小子給拉出來了。真是個上綱上線的小子。

    他妥協道,“孩子還小,說定親還太早了,再怎么也得等姍姍滿了十八歲再定。就先處個朋友吧?!?

    這就是同意兩人正式交往了。

    林喆高興的從沙發上蹦了起來,剛要坐姜姍邊上去,就被宋萍踩了一腳,一下子驚醒過來,只能老老實實的坐在沙發上,眼睛不錯眼的看著姜姍。

    姜姍見他這傻笑的樣子,低著頭忍著笑,眼里莫名的有些酸澀。她和林喆,終于是在雙方的家人的祝福下交往了。

    姜爸爸雖然沒同意兩孩子定親,但是宋萍已經把人家閨女當自己兒媳婦看待了,所以很是看重,特地在家里做飯,請姜家人一起吃個飯,一起熱鬧熱鬧。

    姜姍對此很有些哭笑不得。兩人交往弄的和定親一樣的,回頭讓人知道了還不得笑話。林喆卻覺得很高興,特地去理發買新衣服,在姜權和李玲面前很好的表現了一番。

    和姜權的各種挑剔不一樣,李玲是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覺得滿意。不說這孩子從小就在眼皮子底下長大,知根知底的。就單看林喆這高高大大的個頭,長得英俊的臉蛋,還有這甜溜溜的一張嘴,那也是十分難得的好孩子了。

    晚上回家后,還勸姜權以后對林喆臉色好些。畢竟是和自己閨女處對象了,以后是自己家里的女婿,也不是外人。別整天當仇人一樣的。

    姜權對此不置可否。他心里也有自己的一些小心思。自己家里的條件和林家來說,還是隔著一些了,心里到底還是擔心姜姍過去了之后,以后林喆變了,讓自己閨女受委屈。所以這會子李玲能夠笑臉相對,他卻得端著人,做個嚴格的老丈人,以后還能壓制一下林喆這小子。當然,這點心思還是不和李玲說了。

    得到了家里人的承認,林喆是一點壓力都沒有了,開始每天一大早就光明正大的來找姜姍出去約會。就是對著姜權一副刻板的臉,都能笑出一朵花來討好。

    “姜叔好,”

    “嗯?!苯獧鄧烂C的應了一聲,自己喝著稀粥。

    李玲解圍裙,笑著道,“還沒吃飯吧,坐下來吃點?!?

    “李阿姨,不了,我和姍姍出去散散步,鍛煉身體。待會在路上吃就行?!?

    李玲一聽,笑道,“鍛煉身體好啊,是該好好鍛煉一下的?!?

    姜權不高興道,“一大早的不吃飯,跑出去鬧騰什么???”

    姜姍立馬道,“爸,早上鍛煉身體是最好的?!?

    真是女大不中留??!姜權心里滴血,低著頭自己繼續喝粥。

    姜姍見狀,趕緊過去摟了摟姜權的胳膊,“爸,我們很快就回來的,就出去跑一圈?!?

    姜權最見不得自己閨女撒嬌了,趕緊道,“好了好了,趕緊去吧?!?

    得到姜權應允了,姜姍趕緊笑瞇瞇的和姜家兩老打了招呼,就拉著林喆趕緊跑了出去。

    看著兩孩子跑出去了,姜權和李玲都笑著搖頭。

    真是女大不中留,留來留去留成愁啊。

    江城不大,但是人卻很多。江灘便已經很多人在那便鍛煉身體了。林喆一路拉著姜姍跑到江邊,找了個沒人的位置,對著江邊大聲的喊叫?!班膏膏浮?

    姜姍趕緊拉著他,“你干什么啊,讓人聽了笑話?!?

    林喆笑眼彎彎,“姜姍,我太高興了。你是我女朋友,正兒八經的,爹媽都同意的對象。咱們以后再也不用偷偷摸摸的了?!?

    他現在心里真是暢快的不得了。感覺看著誰,都是幸福的。

    “姜姍,你高興嗎?”

    姜姍抿著嘴,滿臉笑意點頭,“嗯?!痹趺纯赡懿桓吲d。她可是足足等了這十幾年啊。從幼兒園的時候,那個個子矮小的頑童,到現在這個高校才子。她付出了多少心力啊。

    林喆見她點頭,心里激動,伸手就想摟住人,卻見著旁邊來來往往的人,只得收回了手。他媽可說過了,在外面要注意點。他自己不要臉,可姍姍得要面子呢。不能讓別人看輕了姍姍。

    心里的痛快沒處發泄,他只能靠著欄桿,仰著腦袋看著天空,臉上掛著大大的傻笑。

    “姍姍,我真是太幸福了?!?

    “我也是?!苯獖欁哌^來,輕輕的挨著他。她翹著嘴角,瞇著眼睛回味著曾經,想著現在,“林喆,我覺得好開心?!彼土謫催€有好多年可以在一起呢。

    林喆和姜姍的事情,很快就在圈子里傳開了。

    姜姍這輩子女性朋友沒多少,卻因著林喆認識一堆男性朋友。

    和上輩子的點頭之交不一樣,這輩子林喆身邊的朋友和姜姍的關系都很好,都把她當做圈子里的小公主一樣對待。平時要是林喆哪里不好,猴子幾人都要帶頭幫著姜姍撐腰,雖然每次被修理的很慘,還得姜姍出頭,可依然樂此不疲。

    對于姜姍和林喆這點事情,圈子里的人早就預料到了,只是沒想到這么快就被家里人給同意了。這算是名正言順的早戀了。惹得猴子一群人十分羨慕嫉妒恨。

    下午一群人特地在飯店里包了包廂,慶祝兩人脫離單身。

    林喆正是愛鬧的性子,對此提議自然是十分贊成,還專門從家里偷了林國衛同志幾瓶好久出來。惹得一群小伙子歡呼不已。

    姜姍看著桌上擺的各種酒類,趕緊道,“今天可不許喝醉了,要不然就扔在這里抵債?!?

    “嫂子,你現在雖然是咱們嫂子了,也不能這么快就虧待我們啊?!眳呛缼兹舜蠛按蠼?。猴子一把推開她,狗腿子一樣道,“嫂子,你放心,我肯定不喝多?!?

    “滾吧你?!眳呛劳崎_他,“誰不知道你酒量不行啊。還在這里賣乖?!?

    猴子立馬炸毛了,和他扭打在一起。

    一群人在邊上給兩人鼓掌加油。

    姜姍看的滿頭黑線。都這么多年了,長的都比自己爹媽高了,還和孩子一樣的調皮……

    即將各奔東西,一場慶祝宴會也變得有些傷感。

    大家都喝的醉醺醺的,抱著瓶子都不撒手。猴子更是抱著林喆大哭大叫的,“哥啊,以后你走了,我們怎么辦啊。嗚嗚……”

    林喆嫌棄的掙脫開,提著他的衣領給扔到沙發上,自己牽著姜姍去了包間外面。

    “就這么給扔到這里啊?!?

    姜姍擔心的看著包間。

    林喆掏出手機,“沒事,我給侯叔打電話就行了,他回來接人的?!?

    “啊,猴子醒來肯定得生氣的?!苯獖櫜淮筚澇傻?。從小欺負猴子他們也就算了,這會子都要分開了,還這樣坑他。

    林喆道,“我也是為他好,讓他漲點教訓,以后在外面別玩的太瘋了?!?

    姜姍竟然覺得無言可對。

    等侯局長風風火火的帶著人開車過來把一群小子給抓上車走了之后,姜姍和林喆才從另外一個包間轉出來,滿臉慶幸的離開了飯店。

    趁著天黑,看不清楚人,兩人手牽著手在街上看著夜市。

    江城的晚上寧靜又帶著幾分溫馨。不管是幾輩子,姜姍和林喆都愛著這個城市。即便后來有錢在外面大城市買房子定居了,這地方依然是他們養老的地兒。

    “姍姍,以后我好好掙錢,給你在江城最好的小區買個大房子?!?

    林喆豪情萬丈道。

    “還不知道要等多少年呢?!苯獖櫣室庹{侃。

    林喆急了,“誰說的,要不了幾年的。反正咱畢業的時候,婚房肯定是有的,到時候咱們就結婚?!?

    姜姍聞言,臉上暗暗一紅,“誰要和你結婚啊?!?

    “咱兩可是處對象呢。主席同志說過,不以結婚為前提的處對象,都是耍流氓。你要對我耍流氓嗎?”他得意洋洋的笑瞇了眼,故意湊到姜姍面前眼睛對著眼睛道。

    “林喆,你胡說八道什么啊?!?

    “我可沒胡說八道,你以后就是我媳婦了,就是我媳婦!”林喆說完飛快的在她臉上親了一口,轉身就跑。

    姜姍摸著臉氣鼓鼓的瞪大了眼睛,拔腿追了上去?!澳憬o我站住,你個臭小子!”

    “哈哈哈,你來追我啊?!绷謫创笮χ?。

    徐家此時也是一片喜氣洋洋的。

    徐浩考上了b市的最高學府,在里面讀生物專業的,而且因為成績十分優秀,還被學校搶著要,并且保證到時候會保送研究生。

    這在江城可是還沒有過的先例呢。徐母高興的不得了,在家里請了親戚朋友吃完了飯,得到了一大堆的贊美祝福的話。忙碌了一天,終于把人給送走了。這才泡了杯茶,一家三口愉快的聊著天。

    徐父道,“徐浩,你去了學??刹荒茯湴?,要一如以往的好好學習,要比以前更加認真。那可是最高學府,人外有人呢?!?

    徐浩面色沉穩的點頭,“放心吧,爸?!?

    徐母笑道,“你別一副教育孩子的樣子,咱們浩浩可從來不要人操心的。這些年學習一直都是名列前茅。之前省城高中不是還跑家里來要人嗎,現在又最高學府搶呢。咱們浩浩可是咱們江城最聰明的孩子了。我看全國都找不出幾個比他聰明的?!?

    對于自己培養了如此優秀的兒子,徐母覺得很是驕傲。從孩子小時候開始,可就有不少人找她討教如何教養孩子呢。如今更是一出門,就被人圍著打聽這事情,可別提多長臉了。

    因為孩子優秀,她和丈夫在學校也被校領導重視一些呢。

    徐父不大贊成徐母這樣教導孩子,“外面的世界大著呢,還沒去首都那邊,就開始驕傲,這樣可不行。再說了,考入最高學府的又不是只有咱們好好,聽說那個林家的小子也考中了,這次還擺了酒席呢?!?

    “林家那小子算什么,就是剛到錄取標準而已,哪里比得上我們浩浩的?!闭f完有輕哼一聲,“那孩子小小年紀就不學好,和姜家那孩子早戀呢?!?

    徐浩眼神一閃,“后來好像兩家都沒同意?!?

    “什么沒同意,那就是做做樣子的,前幾天還聽說了呢,兩孩子都正大光明的手牽手在大街上走了。你們說說,才多大的年紀啊,還沒讀大學呢,就開始處對象了。一看就不正經呢。我之前還以為姜家那孩子看著乖巧,也是個優秀的孩子,沒想到還是被林家那孩子給帶壞了?,F在想起來還是挺慶幸的,幸好咱們家浩浩沒和他們一起玩,要不然也給帶壞了?!?

    徐父對此也是很是贊成,“姜權和李玲確實糊涂了,孩子還那么小呢?!?

    他正要教導徐不要有樣學樣,,卻發現剛剛還坐在一邊的兒子已經不見蹤影了。

    徐浩走進房間里,看著桌面上放著的照片,照片上都是姜姍參加一些舞蹈表演的時候的照片,好些都是偷拍的。

    他怔怔的看了好久。自言自語道,“難道真的沒機會了嗎?”

    就因為第一世他的一時糊涂,讓他自己和姜姍才會陷入這樣的境地。如果,如果當初沒有發生那些事情,他和姜姍就會一輩子幸福到老。彤彤也不會恨他一輩子,只讓林喆做父親。

    如果沒有那些事情,現在和姜姍在一起的也會是他。林喆算什么,只不過是趁虛而入,一個外來者,卻偏偏在他和姜姍之間糾纏了三輩子。還這樣的理直氣壯。

    徐浩心里突然勇氣了一股莫名的怒火和不甘。

    因著即將要開學了,林喆帶著姜姍在江城好好的轉了好幾天,又準備去省城找黃總玩。

    雖然之前總是和黃總鬧,可心底早就把黃總當做是朋友了,所以這次臨走的時候,林喆也想去和黃總好好的道別。

    “聽楚紅姐說,他們都要結婚了呢?!?

    姜姍吃著冰激凌道,

    “呵呵,可沒那么簡單。老黃前陣子還苦著臉呢,他丈母娘和老丈人都嫌他太老了,長的還不正經。人家都是高文化的家庭,瞧不上老黃的錢?!?

    “瞧你這幸災樂禍的?!苯獖櫰沧?,“我倒是希望他們早點結婚,畢竟都不年輕了?!蓖醭t雖然還是二十多歲,可黃總已經三十多了,再過幾年就四十了。她希望這輩子兩人能夠順順利利的,早點生孩子,不像過去那樣,一直耽誤那么多年。

    林喆笑瞇瞇的灌了口汽水,“那就得瞧瞧老黃自己的本事了?!?

    省城這邊,黃有為正愁眉苦臉的坐在辦公室里,時不時的嘆口氣。

    這陣子他往王家那邊跑的也勤快,都給老丈人他們當孫子了,結果人家還是不同意他和王楚紅的婚事。

    現在王楚紅在家里鬧絕食了,家里的長輩氣的連門都不讓他進了。也不知道楚紅餓成什么樣子了。

    晚上天黑,黃有為就趕緊換了一身輕便的衣服,趁著夜黑風高的,開車去了王家這邊,順著水管子就往上爬,終于爬到了王楚紅的房間窗戶這邊,輕輕的敲打了幾下窗戶。

    窗戶突然被打開了,王楚紅探出頭來,看著黃有為又爬窗戶,趕緊把他拉進來,小聲道,“不是讓你別爬了嗎,萬一摔了怎么辦?”

    “摔死算了,沒準你爸媽一感動,還讓咱們在一起了?!秉S有為委屈道。

    王楚紅聽他這么說,心里一軟,伸手抱著他的脖子,整個人吊在他的身上,“想我沒?!彼職馊缣m,眼神明媚,看得黃有為渾身打顫。

    未免王楚紅發現他身體的異樣,他趕緊推開王楚紅,從自己背上的小背包里掏東西出來。

    王楚紅看他嘩啦啦的往床上倒出一堆零食來,都是她愛吃的餅干和面包,頓時高興的不得了,坐在床上開始拆東西吃。

    見王楚紅狼吞虎咽的,黃有為更加心疼了,“餓壞了吧。你絕食干嘛啊,你媽不同意,咱們再努力努力就行了,你餓壞了怎么辦?”

    “你都不怕摔死了,我害怕餓死啊?!蓖醭t沒好氣道。

    黃有為感動不已,伸手抱著她,“楚紅,你怎么對我這么好,我年紀又大了,長的也不好看,你怎么就看中我了?!?

    “胡說什么呢,明明是你看中我,天天耍流氓糾纏我,我是實在沒辦法了,可憐你才和你在一起的?!?

    王楚紅滿臉高傲道。

    黃有為趕緊道,“對對對,是我喜歡你喜歡的不得了,這才糾纏你的。你心地善良,好心收留我這個老頭子?!?

    王楚紅這才心滿意足的拆開餅干大吃特吃。

    兩人正膩膩歪歪的,就聽著敲門聲了,黃總驚的一下子跳起來,“怎么辦,怎么辦,我這往哪里躲啊。我還是趕緊走了?!闭f著要去爬窗。

    王楚紅趕緊攔著,小聲道,“你慌什么,待會掉下去怎么辦。先去柜子里躲著?!闭f著就把黃有為扯著到了柜子里。

    等人裝好了,把床上的東西用被子給蓋住了,才趕緊去開了門。

    門口,王母板著臉看著她,推開王楚紅就進了屋里,看了一圈,才道,“剛和誰說話?”

    王楚紅背著手,滿不在乎道,“這屋里我能和誰說話啊,你又不讓我出門?!?

    王母看了眼衣柜,收回視線,往床上一坐,“楚楚,不是我和你爸爸對你嚴厲,黃先生確實不是你的良配?!?

    王楚紅下意識的瞄了一眼衣柜,坐下道,“媽,這些事情我們今天不談了好嗎,我想休息?!?

    “不,我必須得談談?!蓖跄负苁菆远??!俺?,你年紀已經不小了,是想應該更加成熟一些。黃先生比你大十幾歲,這意味著晚年的時候,你必須獨自一人忍受十幾年的孤獨。你們的文化水平不一樣,沒有共同的愛好,很難維持長久的感情。他又是一個有錢人,以后難保會有更多的年輕女人來找他,他能經受住誘惑嗎?我和你爸爸為你想的很多,我們希望你也能考慮清楚?;橐鍪侨松笫?,不是兒戲?!?

    “媽?!蓖醭t心中莫名一酸。她自然是相信黃有為的,可是看著母親如此為她著想,心里實在不知道怎么解釋了。

    她知道,再怎么說,母親還是覺得她這是被感情蒙蔽了。

    “楚楚,他如果真的愛你,就該離開你。讓你順順利利的找個可靠的男人結婚,平順的過一輩子。而不是為了這段沒有結果的感情而心煩意亂。楚楚,婚姻是要門當戶對的。你們實在不相配。這話我不止對你說,也是對那位黃先生說的?!?

    “我都聽著呢?!蓖醭t心不在焉的敷衍道。擔心柜子里的黃有為聽了之后,又怎么多想了。

    為了不讓黃有為在柜子里憋壞了,她趕緊打發母親回房間去,“媽,時間不早了,我送你回房間去睡覺去?!?

    王母微微一笑,“好,你也早些睡?!?

    王楚紅趕緊討好的送王母回了房間,等過了一會兒終于回到房間,趕緊關上房門,跑去開衣柜,卻發現里面的人已經不見蹤影了。她立馬跑窗戶邊去看,果然發現遠處的馬路的路燈下,那個漸行漸遠的熟悉的身影。

    王楚紅想起之前母親在房間里說的那些話,心里估摸著黃有為估計是聽了這番話之后,又開始動搖了。她氣的眼睛都紅了,小聲嘀咕,“姓黃的,你這次要是再扔下我不管,我和你沒完!”

    第二天王楚紅還在睡覺呢,就聽到屋子外面傳來黃有為笑呵呵的聲音。

    她一個激靈,趕緊跑出去。

    客廳里,黃有為帶著幾個西裝革履的人站著,對著王家兩老一副畢恭畢敬的樣子。

    王家兩老都是一副吞了蒼蠅的樣子。

    黃有為誠懇道,“伯父伯母?!?

    “請黃先生別這么稱呼我們,事實上我們的年齡比你大不了多少?!蓖跄赴逯樀?。

    黃有為也不生氣,繼續笑瞇瞇道,“稱呼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的誠意。兩位是楚紅的父母,也是我黃有為應該尊敬的人。今天我過來,是想誠心誠意的,向兩位求娶楚紅。我是真心實意的希望能夠娶楚紅作為我的妻子。我知道,我的年齡包括我的學歷和身份背景都是很大的問題。我也自知道配不上楚紅??杉幢闶墙稚系钠蜇?,也有追求愛情的權利。我黃有為不是一個年輕有為的大好青年,可我卻偏偏喜歡上楚紅這樣一個好姑娘,之前也做過很多的努力,可我實在無法放棄楚紅?!?

    王家兩人互相對了一眼,王母嚴肅道,“你說這些也沒用,我們希望楚紅的婚姻能夠幸福。顯然黃先生并不是一個合適的對象?!?

    “不知道您認為合適對象是什么樣的,可我確信,我是楚紅的良配。我黃有為出身是不好,可這也不是我能決定的,所以這些年我努力的經營事業,就是希望能夠讓未來的妻子過上好日子,讓下一代能夠得到良好的出身。小時候窮,想接受教育也沒機會,但是現在接受教育的方法也很多,我已經報了夜大,過幾年,我也可以得到大學的文憑,如果兩位覺得不夠,我還會繼續學下去。我是不年輕了,可我很注意保養身體,為了楚紅,我愿意定期的檢查身體,堅持鍛煉,保證比同齡人要活的更久。如果兩位對我人品不相信,今天我當著兩位的面,讓律師做一個公正。我黃有為所有的財產,都是屬于楚紅的。以后如果我和楚紅分開,我凈身出戶,所有的東西都是楚紅的?!?

    聽黃有為說出這番話,王家兩老臉上也有些動容,兩人動了動嘴皮子,卻都還是堅持沒說話。

    黃有為也不急,“我從小沒爹沒媽,吃百家飯長大。這輩子都沒被人喜歡被人愛,我也沒個愛的人。楚紅是我這輩子第一個愛的人,也是第一個愛我的人。我很珍惜這段感情。我希望兩位能夠成全我們。以后,我會拿我所有的一切,來對待楚紅。只要她高興,我什么都能做?!?

    說到后面,語氣里已經帶著幾分哽咽。

    王楚紅隔著門縫聽到這里,已經忍不住淚流滿面,從屋里沖了出來,抱著黃有為,“有為,我愿意和你結婚,我愿意?!?

    她嗚嗚一通哭,王家兩老都有些不知所措。

    王楚紅回過頭來,對著兩老道,“爸媽,你們就成全我們吧。這條路是我自己選的,以后我過的不好,我自己也認了?!?

    “實話告訴你們吧,我十七歲的時候就喜歡有為了。他那時候窮,到處討生活,我找他,他就一直躲著我。后來經過了這些年掙了錢了,才回來找我的。爸媽,如果他真的不好,那時候就不會因為窮而不接受我了。他是一個有擔當的男人!”

    王楚紅哭的滿臉是淚。

    王母看了一番,嘆了口氣,看了眼丈夫,見丈夫滿臉心疼的樣子,便點了點頭,“好了,有客人在呢,哭什么。不是要談結婚的事情嗎,你這哭哭啼啼的,我們還怎么談?!?

    王楚紅和黃有為聞言,滿臉驚訝。

    王楚紅驚喜道,“媽,你的意思是同意了嗎?”

    “不同意還能怎么著,你們都說的這樣可憐兮兮的,我要是不同意,回頭都要說我棒打鴛鴦了。好了,我也不是老封建,你們自己考慮好,我們做父母的也不強求了?!逼鋵嵪胂?,又有幾個青年才俊能這樣順著閨女,讓這閨女呢。年紀大點就大點吧,只要他們過的好就行。

    王楚紅驚喜的轉身抱著黃有為,“有為,我爸媽同意了,同意了?!?

    林喆接到黃有為打來的電話,很是驚訝他這么神速就搞定了老丈人和丈母娘了。

    黃有為在電話那頭十分的嘚瑟,“男人就是要有魄力,你小子以后多學著點,可別到了一把年紀還沒娶到媳婦呢?!?

    “你說的是你自己吧,我和姍姍可已經得到家人的認可了?!?

    “你小子,認可是一回事,真的到了結婚的時候,可有你受了?!秉S有為對此頗有心得。

    林喆不以為然,都已經是得到家長認可的了,怎么還會為難的。到了年齡就直接結婚了。

    黃有為見林喆不當回事,也不管他,繼續樂呵呵道,“好了,我可特意給你打電話了,回頭領著姍姍過來喝喜酒吧。楚紅可想念那小姑娘了?!?

    “知道啦,你那嘚瑟樣?!绷謫幢梢?。

    掛了電話之后,林喆就趕緊跑姜姍家里去報告這個好消息。

    “真的要結婚啦,哈哈哈,這日子定的還挺快的,咱們還能喝了喜酒再去上學呢?!苯獖櫺老伯惓?。她見證過黃有為和王楚紅幸福的一輩子,這兩人命中注定了要在一起的,這輩子她就擔心一不小心就改變了他們的軌跡了。好在終于還是在一起了。

    而且黃總現在還年輕,她提醒王楚紅注意點,也許黃總的身體以后也不會出現問題了。

    “這老頭還真是有一套,這么快就搞定了?!绷謫磭K嘖出奇。

    姜姍知道林喆這嘴上就是一副見不著黃有為好,心里可比她還高興呢,也不理他這口不對心的,“我可得準備一份結婚禮物送給他們?!?

    兩人正在一起商量著準備送什么禮物,姜權開門進來了,姜姍抬頭,正準備打招呼,見到姜權身后跟著的人影后,便愣住了。

    姜權換了鞋子,招呼高瑤也換了鞋子,“先去坐坐吧?!苯獧嗾Z氣平淡道。

    見姜姍和林喆都在,臉上露出笑容,“這是高瑤,你張阿姨的大女兒,你們小時候還見過呢?!?

    姜姍自然是對高瑤印象深刻的。雖然這輩子的高瑤看起來皮膚要粗糙一些,眼神也躲閃一些,可那輪廓卻還是一模一樣的。

    林喆坐在沙發上,見姜姍沒理人,他也跟著沒理人,自己捏著遙控看電視。

    姜權見兩孩子不理人,也沒說什么,自己進屋去換衣服。

    高瑤見狀,怯弱的坐在邊角上。眼角偷偷瞄了一眼應林喆英俊的臉,又趕緊收了回來。

    姜姍是徹底沒想和高瑤相處了,自己拉著林喆進屋里去玩。

    “你不喜歡那個女孩子啊?!绷謫窗胩稍诖采?,露出一個撩人的姿勢。

    姜姍拿著枕頭扔了過去,“談不上不喜歡,就是不想接觸而已?!?

    林喆知道,姜姍這人性子是最好的,以前在學校里朋友一大堆,什么人都能處的好。難得看她這樣不喜歡和一個人相處的,心里認定姜姍這是十分討厭那個女孩子了,暗自打定主意自己也不要理那人。

    兩人在房間里看了會兒書,一直快到中午了,李玲才提著一堆菜從菜場回來。見著高瑤了,先是愣了一下,招呼她自己看電視,這才趕緊提著東西去了廚房里,又去書房里找姜權。

    “怎么這孩子來了?”

    “我今天回來,她守在門口,說是想替她媽媽過來我們家里拜訪一下。人家都找上門了,總不好不讓人進門吧?!睂τ趶埾家患易?,姜權是打心底抵觸的??傻降酌嫔嫌植幌媵[的太難看,只能面子上過得去罷了。

    李玲嘆氣,也沒說什么。畢竟張霞是她曾經最好的朋友,姜權現在這樣,也是因著她的緣故了。

    她轉身出門,“我去外面招呼一下,也不能讓人家一個人在外面待著。對了,姍姍和林喆還沒回來嗎?”

    “在屋里吧?!?

    李玲聞言,趕緊去敲兩孩子的門去。

    李玲親自出馬,姜姍和林喆也不能窩在房間里了,只能跑客廳里來,在李玲的眼皮子底下聊天。姜姍見著自己媽時不時的探頭出來的樣子,捂著嘴偷笑。

    林喆嘀咕道,“咱們都是名正言順了,李阿姨還防賊一樣的?!?

    “可不是,誰讓你賊眉鼠眼的?!苯獖櫞蛉?。

    高瑤坐在邊上看著兩人互相說話調笑的樣子,滿臉的艷羨。

    李玲作為全職太太多年,一手的廚藝練得如火純青。很快就做出一桌的色香味俱全的美味佳肴來??粗鴿M桌的飯菜,高瑤眼睛都看直了。她知道,今天自己是突然來的,都沒打過招呼,李阿姨根本就不知道她要來,所以這飯菜不是特別準備的,而是平時都這么吃的。

    想起自己家里一年到頭連個葷腥的見不著,高瑤心里直冒酸水。她抬頭看著姜權和李玲,眼睛都開始紅了。

    那個人說過,本來她應該也是這個家里的孩子的,而且她比姜姍還要受寵??梢驗橛行┎铄e,她只能留在村里的爸媽身邊。

    如果沒有那些差錯,她現在就是姜瑤了,姜叔和李阿姨會把她當做掌上明珠一樣的疼,連姜姍都要靠后。而這個叫林喆的男孩子,也會是她的男朋友。

    還有這么大的房子,這樣好的生活,都是屬于她的。

    高瑤心里越想越覺得委屈,不甘心,眼淚一滴滴的往下落。

    李玲正要招呼她吃飯,見她滿臉淚水,驚訝道,“你這是怎么了。怎么就哭了,是不是做的不好吃???”

    姜權和姜姍他們也都看過來。

    高瑤趕緊低頭擦眼里,“我沒事,我就是感覺很幸福,以前從來沒人對我這么好,弄這么多吃的。家里都吃不上這些東西,爸媽他們都沒弄過這么好吃的東西?!?

    聽到這話,李玲和姜權臉上都有些不悅。不管他們對張霞的感官怎么樣,可到底是高瑤的爸媽。她這樣說自己的親生父母,讓人很看不過去。

    姜姍撇撇嘴。對于高瑤的這些把戲,她已經太熟悉了。沒想到這輩子都改變了,高瑤的秉性還是這樣,永遠不懂得珍惜和滿足。

    高瑤等了半天,沒有等來姜家兩人的寬慰,心里開始失落起來。

    一家人沒有了說話的想法,都埋頭吃飯。吃完飯之后,姜姍和林喆幫著收拾桌子,等碗筷都放到廚房之后,就又溜出去給黃有為他們選新婚禮物。

    姜權也沒多待,就直接出去了。李玲覺得高瑤渾身奇奇怪怪的,也沒和她多說話,只讓她自己看電視,就到廚房里去洗碗筷去。

    看著人都走了,高瑤心里又委屈又難過,招呼也沒打一聲,就趕緊跑出了姜家。在街上找了個公用電話亭,按著紙上的號碼打了過去。

    “喂,你說的那件事情,我考慮好了?!?

    電話那頭安靜了一下,才笑道,“好?!?

    林喆沒想到,徐浩竟然還會主動聯系他。

    坐在小包廂里,他翹著二郎腿,滿臉閑適的看著徐浩,“你找我做什么,咱們可沒交情?!?

    徐浩靠在椅子上,笑道,“咱們做了這么多年的同學,又是校友,沒有必要鬧的這么僵吧?!?

    “很有必要,我對于不要臉的人,一向不怎么看得上?!绷謫春翢o顧忌的打壓道。別以為他不知道,這小子可不要臉了,就看中了他媳婦了,他能對這小子好臉相待才怪呢。

    徐浩靠在椅子上,微微一笑,“我聽說你和姍姍在一起了,得到姜叔叔的同意了?!?

    “沒錯,我和姍姍以后可是要結婚的?!绷謫礉M臉嘚瑟。

    徐浩眼神微閃,“你們感情這樣好,那你知道她的秘密嗎?”

    “我們之間沒有任何秘密?!?

    “是嗎?”徐浩笑了一下,“如果我告訴你,我和姜姍之間有一個別人都不知道的秘密,包括你,你信嗎?”

    林喆聞言,坐直了身子,皺眉道,“你別想挑撥我和姍姍的關系。就你這點小伎倆,對我可沒用?!?

    “是不是挑撥,你自己回去問問姜姍就知道了。我和她之間的秘密,從很小很小的時候就有的,這個秘密,只有我和她知道,就連姜叔叔他們都不知道的。林喆,你自己以為只和姍姍關系好,可是她也不是很信任你的。你有什么好得意的。這個世界上,除了我,沒人能知道她心里的想法?!?

    “閉嘴!”林喆滿臉青筋的站起來,走過去抓起徐浩的衣領,把他從座位上拉了起來,惡狠狠道,“姍姍是我一個人的,你也配叫姍姍?還有,不管你說什么,我都不會相信的,我和姍姍之間沒有秘密,也不會不相信對方?!?

    “是嗎,你相信姜姍,那你說姜姍會不會相信你?”

    “你什么意思?”

    徐浩臉上怪笑一下,“你很快就知道了?!?

    林喆正要說話,忽然渾身軟下來。

    提著徐浩的手也松開了?!澳阍诰评锵铝耸裁??”

    “一點安眠藥而已?!毙旌乒戳斯创浇?,輕聲道,“你說,萬一到時候姜姍看到你和別的女人在一起,而且這個女人還是她最討厭的女人,你說她心里還會喜歡你嗎?”

    “你他媽的混蛋!”林喆氣的暴吼一聲,拿著瓶子就朝著徐浩扔過去,徐浩一腳踢開,轉身打開包廂的門,門外,高瑤穿著一身粉紅色的連衣裙走了進來,臉上化著淡妝,顯然是刻意打扮過。

    她怯弱的看了眼林喆,緊張的說不出話來。

    徐浩道,“自己把握機會,可就這么一次機會了?!?

    他可比任何人都清楚,姜姍最恨,最討厭的就是姜瑤了。如果是別的女人和林喆在一起被發現,以姜姍對林喆的感情,也許還會原諒他??扇绻@個女人是姜瑤,就不一樣了。

    就像當初他和姜瑤在一起后不可饒恕一樣,林喆也同樣會被姜姍恨,被姜姍徹底的放棄。

    想到姜姍以后放棄林喆,也許會知道,這都是男人的劣根性,會原諒他曾經的那些事情,兩人還會有機會再續前緣,徐浩心里就激動不已。

    看著高瑤還站在門口不敢動,他不悅的把她往包廂里拉。

    見高瑤進門了,他正準備往外走,突然一股大力從身后襲來,肩膀一下子被人掰住,門很快就關上。

    他回過頭一看,看見滿臉暴怒的林喆。

    “你不是……”

    “老子壓根就沒喝東西。你這么陰險,老子能喝你給的東西?”

    高瑤在邊上嚇得不得了,正要跑,被林喆用腳一勾,就給勾了回來。

    “你給老子回來?!?

    高瑤第一次看林喆臉上發怒的樣子,嚇得瑟瑟發抖。她從來不知道,這個英俊的貴公子一樣的男孩子,竟然會有這樣可怕的一面。

    徐浩被林喆壓制的不能動,滿臉的不甘心。

    林喆也不理他,對著高瑤道,“你不是要勾我嗎?現在讓你勾,這人長的人模狗樣的,你趕緊過來勾,要是不勾,就別想走?!?

    高瑤嚇得不得了,瑟瑟發抖,“怎,怎么勾?”

    “他讓你怎么勾我,你就怎么勾他!”

    高瑤手指顫抖的解裙子。林喆瞪了眼睛,趕緊用腳把人推開,將徐浩抓起來往旁邊一扔,“你們兩就自己勾搭去。真是一對不要臉的狗男女?!?

    說完趕緊跑出了包廂。

    心道真是活見鬼了,徐浩竟然找女人來勾他。想想剛剛高瑤解裙子的樣子,林喆就恨不得趕緊去江邊用水洗洗眼睛,真是太惡心了。

    林喆可不是一個吃了虧不說的人,回來就找姜姍一番訴苦。姜姍氣的眼睛發紅,喊著要沖出去找徐浩算賬。林喆趕緊攔著,“我都教訓過了,你別去了,這小子不是個好東西,不值得你去教訓他?!?

    姜姍還是氣呼呼的,坐在沙發上發脾氣。一想著要是林喆不聰明,真的著道了,她和林喆現在要面臨什么處境。

    而且林喆馬上要上學了,如果鬧出這樣的丑聞來,以后上學都成問題了。

    為了防止徐浩和高瑤再搞什么鬼,姜姍把這事情和李玲還有姜權也隱晦的說了一通。

    姜權和李玲聽了這件事,都滿臉驚訝,“這都是是真的?徐浩那孩子能做這事情?”

    李玲也道,“聽說那孩子品學兼優啊?!?

    “學習好也不代表人好,這事情他也不是第一次做了,以前也總是陷害林喆。林喆雖然打他,可都是光明正大的,不像他背后耍這手段?!?

    姜權和李玲也被刷新了眼界??粗际菦]長大的孩子,怎么害起人來,這么多彎彎道道的,連下安眠藥的法子都想出來了,還找小姑娘來……兩人都不好意思想這事情了。

    “以后還是別讓那個高瑤來咱們家了,這孩子真是品性不行?!崩盍釃烂C道。她自己家里可養著閨女呢,可不想讓別人帶壞閨女了。而且這次高瑤這樣陷害林喆,也是傷害她閨女了。這事情她可不會不在意的。

    姜權點頭,“回去我就讓人給高瑤結工資,再給高成那邊打電話,讓他把孩子給接回去?!?

    沒等下午,姜權就在家里給高成那邊打了電話,讓高成來接人。電話里也簡短的把這事給高成說了一通。

    高成聽了這事情,氣的滿臉通紅,回來就收拾東西要進城。張霞正和小女兒一起吃飯,見狀,問道,“瑤瑤在城里怎么了?”

    “還能怎么著,不爭氣啊。真是丟人現眼啊?!备叱苫ò最^發,臉上已經不滿了皺紋。說起這事情,連口都不好意思開了。

    張霞一番逼問,才問出了事情的來龍去脈。

    “會不會是欺負咱們瑤瑤年紀小,姜權肯定是胡說八道的?!?

    “人家胡說八道害你閨女干什么?”高成是知道自己閨女的德性的,就是個心比天高的,總是想些不著實際的東西。

    張霞心里也明白閨女的想法,事實上她也有些支持。孩子愿意在城里去,想做城里人,這有什么不對的。當初她也是城里人,要不是一時糊涂,留在了農村,孩子也不用跟著她受苦了?,F在孩子自己想在城里,她這個過來人自然是雙手贊成的。

    這次高瑤這事情雖然丟人,可另外一想,也算是一個機會了。

    張霞二話不說,趕緊把上小學的小姑女托付給鄰居,自己跟著高成一起進城里去找高瑤。

    姜權這邊還沒等到高成的電話,就聽店里人說,高瑤的爸媽把高瑤直接帶走了,也沒打招呼。店長問這事情怎么辦。

    姜權一聽是高成他們夫妻兩帶走了,也就沒有再繼續追這事情。畢竟人家親爹媽來了,自己也管不著了。

    晚上回家和李玲說這事情,李玲也道,“不管就不管了,我也不贊成管這事情。你說咱們也沒虧待她,她這樣對林喆,這是明擺著干什么的?當初咱們姍姍和林喆升學宴上面,她也去了的。你都當著那么多人的面說林喆是咱未來女婿了,高瑤那姑娘能不知道?我看她就是故意的?!?

    “你說的對,這事情咱們不管了。姍姍和林喆都要去首都那邊上學了,這事情咱們多操操心?!?

    兩口子一致決定不管高家這閑事,也沒再去給高成打電話說這事情。倒是囑咐姜姍和林喆別到處跑,免得又被人盯上了。

    本以為這事情很快就要平息。沒想到沒幾天,就聽著有人跑徐母工作的學校去鬧,說是徐浩占了人家閨女的便宜。而且那閨女年紀還小,還沒成年呢。

    這事情鬧的影響很不好。江城不大,加上徐浩本身也是江城的學霸名人,很快就鬧的沸沸揚揚的。

    姜姍和林喆正在家里包裝禮物,聽著林喆說起這事情,目瞪口呆,“這又是鬧的哪一出啊?!?

    林喆幸災樂禍的笑道,“誰知道啊,反正聽說那個高瑤的媽媽天天去人家家里鬧,又去單位鬧,反正就是要人家負責任呢。說來說去,還不是想讓徐浩那龜孫子娶她閨女唄。還別說,我看這兩人挺配的?!?

    姜姍看他這嘚瑟樣,伸手捏他的鼻子,“自己都差點著道呢,還得意?!?

    林喆撅了撅嘴,在她臉上親一口,“我有這么漂亮的媳婦,怎么可能著他的道?!?

    姜姍笑彎了眉眼。

    徐浩和高瑤兩人的糾纏在江城直播了好些天,一直到姜姍和林喆去省城參加婚禮了,都還沒停息。

    黃有為這次可是大手筆,直接按著王楚紅的想法,包下一個酒店的請后院,在里面舉行了西式婚禮。

    酒店的大草坪花園里,擺滿了白色的歐式椅子?;ò耆隽艘粭l幸福的通道。

    在滿園賓客的見證下,王父挽著王楚紅的手,一步步的走向了黃有為。

    牧師:“黃有為先生,你愿意娶這個女人嗎?愛她、忠誠于她,無論她貧困、患病或者殘疾,直至死亡。doyou?”

    黃有為滿臉正色:“ido??!”

    牧師:“王楚紅女士,你愿意嫁給這個男人嗎?愛他、忠誠于他,無論他貧困、患病或者殘疾,直至死亡。doyou?”

    王楚紅看黃有為一眼,滿臉甜蜜:“ido!”

    牧師微笑著宣布,“我宣布,你們現在結為合法的夫妻。新郎請親吻你的新娘?!?

    話音剛落,黃有為已經迫不及待的撅著嘴親了過去。

    林喆趕緊捂著姜姍的眼睛,“這個老流氓,真是夠猴急的?!?

    儀式完結,黃有為和王楚紅招呼賓客去前面用餐。姜姍和林喆走在最后面。等人都走了,林喆突然拉著姜姍轉身朝著剛剛黃有為站著地方。

    他滿臉笑意的看著姜姍,“姜姍女士,你愿意嫁給林喆先生,愛他,忠誠于他,無論貧困,患病,或者殘疾,直至死亡,你愿意嗎?”

    姜姍抿嘴笑,“你干什么啊,大家都走了?!?

    林喆拉著她,“我問你話呢,你愿意嗎?嚴肅點?!?

    姜姍瞇著眼睛看他,見林喆清澈的眼里滿是期待,心里不由一動,想起他們曾經經歷的那些,想起這些年她的等待。

    她閉著眼睛鄭重點頭,“我,愿意!”

    “不管他貧窮疾病,或者死亡,我都愿意和他永遠在一起?!辈还苌x死別,他們都會堅定的相愛。

    林喆滿眼驚喜,咧著嘴笑得滿口白牙,彎腰摟住姜姍,“我也愿意,永遠永遠和姜姍女士在一起。就算她變成掉牙的老太太,我也喜歡?!?

    他邊笑著,邊抱著人轉圈圈,歡喜的大笑。

    不遠處,特意過來尋找兩人的黃有為和王楚紅都滿臉錯愕的站著。黃有為哭笑不得,“今天明明是老子結婚,他鬧的像是他結婚一樣,這小子!”

    王楚紅捶打他一下,嬌嗔,“我看你是嫉妒呢,人家可能抱著姜姍轉圈圈,有本事你轉一個試試看?!?

    黃有為挑眉,“小瞧我了是不是?”

    王楚紅挑釁的看著他。

    黃有為暗道今天要是不把人給辦了,一輩子都別想出頭了。他暗自鼓了一口氣,一彎腰,將王楚紅整個公主抱抱在懷里,往酒店的方向大步走去。

    王楚紅驚呼道,“趕緊放下來?!?

    “你不是讓我抱你嗎?!秉S有為繼續走。

    “就抱一下就行了,別給人看到?!?

    “沒人看到的。咱們不去前面,咱們去……洞房?!秉S有為笑的滿臉得意。

    姜姍和林喆從省城滿心歡喜的回到江城,才進屋,就見李玲和姜權臉色不好。宋萍也在姜家這邊說著什么。

    見兩孩子回來,宋萍也沒再說什么。

    姜姍道,“怎么了?”

    姜權臉色稍緩,“還不是高瑤那孩子,在徐家那邊鬧不成,就跑我們家來了,說什么我們才是她的爸媽,還當著張霞和高成的面讓他們去死。怎么會有這樣的孩子的?!?

    李玲也是附和的搖頭。

    宋萍道,“這孩子丟人的事情做的出來,還有什么事情做不出來的。只能說,人心不足蛇吞象。這次被高成帶回去了,以后要是不踏踏實實的,也沒有好日子過的?!?

    “那徐家這邊怎么樣了?”姜姍好奇道。

    宋萍笑道,“徐家都是愛面子的,這次丟了大面子嗎,在江城也呆不下去了,聽說正辦退休準備搬家呢。他們家兒子好像現在連門都不出了,也不知道怎么樣了?!?

    李玲道,“哎,也真是沒想到,會發生這些事情。本來都是好好的孩子,真是挺可惜的?!?

    想起當初她還覺得徐浩比林喆好,現在真是慶幸當初沒強迫閨女和徐浩做朋友。還是閨女的眼光比她好啊。

    姜姍對于徐浩幾輩子都主動的往姜瑤身邊湊也是感覺挺無語的。她不知道徐浩這輩子還會不會認識到自己的失敗之處。也不想去知道,這一輩子,徐浩不管變成什么樣,都與她無關了。

    黃有為夫妻蜜月旅行出發這天,姜姍和林喆也登上了前往首都的火車。

    和兩家家長一番話別之后,兩人終于‘依依不舍’登上火車,隔著窗戶招著手。

    等車子終于開除了火車站了,兩人才收回酸澀的胳膊。

    林喆滿臉興奮,暗搓搓的想著,終于能夠正大光明,隨心所欲的跟自己媳婦約會了。

    他往姜姍身邊湊,見姜姍正看著窗外,好奇道,“看什么呢?”

    “沒看什么,我在想,大學美女那么多,咱們又不在一個學校,你會不會被人勾走了?!?

    林喆急忙擺手,“我誰也看不上,保管不多瞧別人一眼的,隨時接受你的突擊檢查?!?

    姜姍笑,“誰突擊檢查你啊,我可不稀罕?!?

    “我稀罕你就行?!绷謫葱Σ[瞇道。忽然腦袋一恍惚,下意識的覺得,這話自己已經說了很多遍了?,F在都跟順口溜一樣的。他笑道,“咱們不是都說了嗎,不管貧窮與疾病……”

    姜姍抿嘴認真的看著他,“我相信你?!奔幢隳悴挥浀梦覀兊脑?,沒經歷過那些生離死別和相濡以沫,我依然相信你。

    她靠在林喆肩膀上,眼睛看著窗外的風景穿過。

    她知道,自己和林喆的人生才剛開始。他們即將奔赴自己的未來,去完成各自的夢想。

    可是不管怎么變,他們都會一直在一起。

    番外完 166閱
飞镖世界排名第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