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第零一章 行走的解藥包

作者:伊加一
    搬了個凳子過去,蕭寒歌本來已經做好了被質問的準備,卻沒想到袋子里的人,此刻竟睡得十分香甜。

    “還好,你還知道下迷藥?!笔捄杷闪丝跉?,把那位女子抬到了凳子上。

    夜黔一臉迷茫:“姑娘,我沒下藥??!”

    蕭寒歌腳底一滑,險些栽倒地上:“你說啥?”

    轉頭不可置信地看著凳子上的中年女人,蕭寒歌抬手抹了把臉。

    一路顛簸都沒醒,大娘您睡眠質量真好!

    抬手搭上她的脈,蕭寒歌心下頓時一沉。

    “不好!”蕭寒歌眉頭皺起,“夜黔,幫我把她扶到床上?!?

    “是!”夜黔動作十分麻利,蕭寒歌從床頭抽出一把匕首,在女人的手腕上割了一道小口,用碗接著滴下來的血。

    “幫我拿著?!币骨犜挼厣锨?,乖乖蹲下身,從蕭寒歌手里接過碗。

    蕭寒歌走到桌邊,拿起一個青色的瓷瓶,倒出一粒黑色的藥丸,喂到女人的嘴里,隨后又在她身上扎了幾根銀針。

    女人身上不停地滲出汗水,不到片刻竟已打濕了衣衫。

    蕭寒歌拿過一個杯子,默默掐了個訣,杯中立刻注滿清水。

    夜黔大驚:“化水訣?蕭姑娘沒想到你這么厲害!”

    “那是自然,本姑娘深藏不露!”

    “……”姑娘咱能謙虛點兒嗎?

    化水訣屬于較高層次的水靈術,一般的靈術只能利用現有的水源,而化水訣卻能創造水源。

    蕭姑娘連這么復雜的術法都能輕松運用,她的實力,絕對不止八階。

    蕭寒歌扶起女人,將清水小心地喂到她的口中。

    “這……這是哪兒?你們要干什么!”女人悠悠轉醒,看到床邊站著兩個陌生人,嚇得立刻彈起,下一瞬卻又重重跌了回去,“你

    們對我做了什么?”

    “別吵!我們在救你?!笔捄鑼y針從她身上拔出,隨后對著夜黔點了點頭,“可以了,把碗到放桌子上?!?

    從手環中取出一瓶上好的金瘡藥,蕭寒歌輕輕灑在女子的手腕上,隨后又拿出布條,認真地替她包好了傷口。

    “你從家里被扛到這兒來,中途一點兒都沒醒,不覺得奇怪嗎?”

    女子想了想,激動地抬手指著蕭寒歌:“你們,你們給我下了迷藥?”

    “別這么激動,傷口會痛?!笔捄璋聪滤氖?,“不是我們,是你自己?!?

    “我?你在胡說什么?”

    “你之前,吃了一個女子給的解藥吧?”

    “你怎么知道?”女人自覺失言,立刻改口道,“不是,我沒有……”

    “這個時候,就別護著她了?!笔捄鑶问执钌纤拿},女人剛要抽回去,就被她先一步按住,“你還真以為她是救星???”

    “怎么回事?難道解藥有問題?”

    “解藥沒問題,但是劑量有問題?!笔捄桦S手掐了個引水咒,引去她一身的汗水,女子頓時感覺身上清爽許多。

    “還沒問過,寒歌該如何稱呼您?”

    “我姓徐,姑娘你叫我徐大娘就行?!?

    “徐大娘?!笔捄桧槃葑诖策?,徐大娘看著她,目露不解,“你剛剛的話是什么意思?什么叫劑量有問題?”

    “我若是沒猜錯,你應是吃下了一整粒解藥吧?”

    “是??!”徐大娘點了點頭,仍是一頭霧水,“這有什么問題嗎?”

    “有?!笔捄杼直葎澚艘幌?,“你吃下的那一小粒,是整整三十人份的藥量?!?

    “什么?”

    “幻疫散需要稀釋后使用,它的解藥也是一樣。你吃得太多,自然會出問題,多余的解藥沒有地方發揮作用,便轉化成了另一種

    毒?!笔捄枋持篙p叩膝蓋,緩緩說道,“這也就是你昨晚四肢乏力、頭昏腦漲的原因?!?

    徐大娘無力地靠在床頭,眼神空洞地看著床頂,喃喃道:“怎么會這樣……”

    “對于突然將您綁來一事,我在此向您道歉。如今您的毒已解,您可以在這里休息會兒,想吃什么我會找人去準備,算是我的賠

    罪了?!笔捄杵鹕?,走到桌邊倒了一杯茶?!澳搽S時都可以走,我會找人送您回去,保證您的安全?!?

    徐大娘怔怔地接過茶水,眼眶漸漸濕潤。

    “姑娘,你是個好人,我們……我們也是太著急了,我們沒有辦法……我一把老骨頭沒什么,可我還有兒子,他還年輕……”

    “徐大娘,您不用說了,我可以理解?!笔捄璐驍嗔怂脑?,“如果換做是我自己,也無法做到完全冷靜?!?

    徐大娘從藥鋪離開的時候,眼角還帶著淚,握著蕭寒歌的手,本來想再說些什么,到最后卻發現,她什么都說不出口。

    “聽說你已經制出了解藥?”君陌推開門,笑著走了進來。

    “消息這么靈通?”蕭寒歌從一堆瓶瓶罐罐中抬起頭,“你在我這屋里安了多少人?”

    “冤枉?!本芭e起雙手,立刻表明清白,“我的人可都安排在門外?!?

    “那你怎么知道的?”

    “鎖玥,她剛給你送過茶點?!?

    蕭寒歌一拍腦門,她怎么把這事兒給忘了。

    以她小師妹的本事,這會兒沒傳遍整個津州城都算好的了。

    “蕭師姐!”鎖玥的聲音適時傳來,蕭寒歌扶額輕笑,“還真是說曹操曹操到?!?

    鎖玥歡喜地跑進來,推門看到君陌也在屋內,瞬間僵在原地,尷尬地扯出一抹笑:“好巧……太子殿下也在啊……”

    蕭寒歌見她拘束的模樣,又看了看對面一派云淡風輕的君陌,抬手掩面,努力憋笑。

    真是難得找到能讓小師妹害怕的人。

    “這么快又回來了,是有什么事嗎?”蕭寒歌用眼神示意小師妹走過來,鎖玥愣了一下,隨后反應過來,“???對!”

    被太子殿下的突然出現一嚇,險些忘了正事兒。鎖玥走到蕭寒歌身邊,問道:“我來是想問問師姐,既然解藥已經研制成功了,

    那薩孤齊的藥還需要繼續吃嗎?”

    “今天的藥還是要照常吃的,但藥方需要做些改動?!?
飞镖世界排名第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