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林文學 >> 未知分類 >> 第一 百章 她太蠢了(書號:230101

第一 百章 她太蠢了

作者:伊加一
    “無辜?無辜又怎么樣?誰讓他們蠢呢?”慕容薇薇露出輕蔑的神色,“隨便幾句話就被我騙得團團轉,他們也是蠢得可以。怎

    么樣?費力去救的人反過來卻咬了你一口,蕭寒歌,這種滋味,不好受吧?”

    蕭寒歌眸色沉了幾分,唇角卻勾了起來:“你想怎么樣?”

    “我想讓你難受,讓你生不如死!我告訴你,蕭寒歌,我就是沖你來的,他們就是因為你死的!”慕容薇薇突然大笑起來,盤踞

    臉上的疤痕跟著顫動,看上去更加猙獰,“我告訴你,沒有我的解藥,還會有更多的人死去,整個津州城的人,他們都會死,他

    們都是因為你才死的,都是因為你!是你害了他們!”

    “你自己腦子不清醒,還真以為全世界都跟著你混亂了?”蕭寒歌身體前傾,淬著冷意的眼眸注視著她,“下毒的是你,害人性命

    的,也是你。如今是你落在了我的手里,該求我的,還是你?!?

    “賤人!有本事放開我,我們單打獨斗!”

    “你想得也太美了。抓都抓住了,我為什么要放開?”蕭寒歌單手支頤,另一只手輕輕敲打著桌面,“給你這個機會,對我有什么

    好處?”

    “你是怕了嗎?怕自己沒這個能力,斗不過我?!蹦饺蒉鞭毖壑檗D了轉,嗤笑道,“也對,你本來就是我的手下敗將,當然不敢給

    我這個機會!”

    “激將法?”蕭寒歌輕笑一聲,起身走到她面前,語氣中是毫不掩飾的嘲諷,“慕容薇薇,你的手段,從來都是這么稚嫩?!?

    “蕭寒歌!你這個賤人!只會勾引男人!你靠著男人抓住了我,算什么本事!”

    “錯!”君陌突然起身,逆光走來,慕容薇薇這才注意到,屋內還有一個人。

    “不是她靠著我,而是我求著她?!本绊幸鐫M溫柔,語氣更是深情到了極致,“求她,不要離開我?!?

    蕭寒歌抬頭對上他的視線,心中最柔軟的地方仿佛被撓了一下。

    慕容薇薇怨毒地看著含情脈脈的兩人,心中充滿了不甘。

    憑什么!憑什么她就能遇到這么好的人!

    如果當初自己沒有去祭海,那今天這一切,本該是她的!

    “蕭寒歌!你別忘了,津州那些人的命,還握在我的手里?!蹦饺蒉鞭币娝麄冝D身就要離開,連忙開口,放出自己最后的底牌,“

    你不想要解藥了嗎?”

    “解藥?”蕭寒歌回頭,唇角勾起一抹冷笑,“你給的解藥,我敢用嗎?”

    “你什么意思?你是想讓他們等死嗎?他們可都是因為你才中的毒,你就忍心置他們于不顧?所謂醫者仁心,原來也不過如此!

    ”

    “你以為我和你一樣嗎?區區一個幻疫散而已,我還應付得過來?!笔捄枇粝乱痪湓?,隨后頭也不回地隨著君陌離開,徒留慕

    容薇薇在原地不可置信地大叫。

    “不、這不可能!”

    “沒有我的解藥,你不可能救得了他們!不可能!”

    “蕭寒歌,你會后悔的!”

    “還有什么事,能比認識你更讓我后悔?”蕭寒歌站在門外,仰頭看著綴滿繁星的夜空,心中充滿苦澀。

    “丫頭?!本按笫指采纤念^,“別想太多,這件事不能怪你?!?

    “嗯?!笔捄栝]上雙眼,盡量讓自己忽視心頭苦澀自責的感覺。

    她知道,現在還有更重要的事情等著自己去做。

    時間,不多了。

    “對了?!被氐椒恐泻?,蕭寒歌看到桌子上放的筆墨,突然想起一件事。

    “君陌,你能不能幫我去找一個人?”蕭寒歌拿起毛筆,一邊說一邊簡單勾勒幾筆,繪出一張人臉。

    君陌拿起畫像,上面畫著一位中年女子。

    “這是?”

    “這是已經服下了解藥的人?!笔捄杞忉尩?,“慕容薇薇將下毒的罪名推到了我的身上,可今天來藥鋪鬧事的那些人卻不急著向

    我要解藥,反倒希望我死。于是我推測,他們應該是早就拿到了解藥?!?

    “慕容薇薇明顯就是想利用津州百姓來對付我,我猜她應該是把我說成了害她家破人亡的惡人,扮柔弱裝可憐,來博取大家的同

    情,求別人來替她報仇,而作為回報,她會把解藥送給大家?!?

    “可是大家也不是傻子,不會輕易相信她,最好的辦法就是當場給一個人服下解藥,只要那人的病好了,大家自然對她深信不疑

    ?!?

    畢竟,對于現在的他們來說,重要的不是真相,而是誰能讓他們活下去。

    這句話蕭寒歌沒有說出口,但君陌明顯也想到了這一層。

    “丫頭……”

    君陌不知該說些什么來安慰她,讓她理解嗎?

    有些道理說起來輕松,可是誰面對著一群想要自己性命的人,又真的能做到絲毫不怨?

    “你放心,我沒事?!笔捄杼ь^笑了笑,指著畫像說道,“所以,這位就是那個吃了解藥的幸運兒。我先前特意留意了她的模樣

    ,應該沒錯?!?

    “要把她帶回來嗎?”

    “嗯。悄悄帶回來就好,別驚動了別人?!笔捄枞嗔巳啾亲?,故意開玩笑道,“不然傳出去,我可就成了綁人的強盜了?!?

    “沒事?!本笆掌甬嬒?,淡定地說道,“我是主犯?!?

    “……”

    第二天一大早,當蕭寒歌看到夜黔把一個麻袋扔掉自己面前的時候,無奈地揉了揉太陽穴。

    “你確定,大白天扛著這個,沒被別人看到嗎?”

    “姑娘放心?!币骨肿孕诺卣f道,“我一路都是挑著沒人的地方跑回來的?!?

    “在這津州城里,你告訴我哪兒是沒人的?”

    “房頂??!”

    “……”那不是更明顯了嗎!

    “姑娘,你真不用擔心,我抗她回來的時候,天還沒亮呢!”

    “沒……沒亮?”蕭寒歌瞇眼看了看窗外的天色,默了片刻,“你什么時候把她帶回來的?”

    “半個時辰之前?!?

    “……”蕭寒歌艱難地從牙縫里擠出一句話,“把袋子給我打開!”
飞镖世界排名第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