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林文學 >> 未知分類 >> 766.無責任番外(書號:230100

766.無責任番外

作者:夜半燈花
    第七十六章

    有須森家隔壁搬來了一戶新人, 男主人是個三十來歲的外國大叔, 五官深邃,面容俊美,正是現在女孩子們特別喜歡的那一款。

    但是他并沒有結婚, 在這個名為柯雅泰·史塔克的大叔帶著手信過來拜訪的時候,惠子媽媽聽聞這件事還是有些奇怪。

    能在這個地段買下一棟房子的人可以說是有錢人了,在加上這個男人長的其實可以說是非常不錯了,至今沒有結婚實在是讓人想不懂。

    “因為我不喜歡女孩子?!笔匪朔浅L拐\。

    在有須森夏的堅持下,史塔克沒有讓有須森夏回到虛圈, 而是在現世有須森夏家附近購置了房屋,打算用人類的身體在現世當中居住,史塔克表示適應良好甚至還想再多待幾年。

    赫利貝爾對史塔克的決定有點想不通, 但是她還是決定尊重史塔克的決定。

    說實在的,她也挺想去現世玩玩的。

    史塔克在現世沒有經濟來源,某種情況來說,它是需要有須森夏養著的。

    作為一個男人,這能忍嗎?

    能。

    然后史塔克就出去找工作了。

    他要是真的想有錢的話,以他的能力違法的事情可以做很多, 但是浦原喜助深刻的教育了他違法是不行的之后它就變成了一個四處找工作的, 沒人要的大叔。

    有須森夏代替‘有須森夏’去上學,并沒有人能看出來。

    他本來就是有須森夏,也不是冒牌貨, 并不會擔心被認出來, 就算發現它不一樣, 做檢查也會發現他的確是他父母的親生兒子。

    東旭染對于有須森夏在星期一還能好好地坐在教室感到驚訝,他明明已經確認過了,他買通的司機,的確是把他撞死了。

    是靈魂嗎?

    有須森夏對著東旭染笑了笑,卻讓東旭染有些渾身發冷。

    他的學長,已經死了。

    這個人,是魔鬼吧。

    學長已經死了。

    東旭染一臉驚慌的跑走了,有須森夏對于東旭染的存在,卻已經沒有那么在意。

    他現在,完全可以隨便吧東旭染殺掉,有史塔克在,誰都不會覺得那是他做的,他只需要換個義骸然后換張臉就能繼續像沒事人一樣在現世生存下去。

    “小夏夏?。?!”傷了腿,但是依舊不長記性又跑又跳的黃瀨從后面一下子撲了過來:“要不要來看我們決賽?!和明洸哦?!?

    “我為什么要去看啦?!庇许毶陌腰S瀨從身上扯下去:“肯定又是一邊倒的比賽,沒意思了?!?

    “那有什么關系嗎,畢竟是畢業之前最后一場比賽了,小夏夏你退出籃球部,本來就不完整了?!?

    接連不斷地開花,讓黑子他們從一個小團體分崩離析,打比賽的時候也提不起勁來,甚至經常因為無聊而做出有違體育精神的事情。

    “可是你腿受傷了吧,受傷怎么上場?!?

    “等決賽就好得差不多了?!秉S瀨解釋:“不過之前接的那個工作就只能推掉了,現在還沒有合適的人選呢?!?

    黃瀨只是無心的一句話,卻讓有須森夏沉思起來:“你那個工作……需要的模特是什么類型的,外行人可以做嗎?”

    “啊嘞?小夏夏你就很合適啊,要不要我幫你推薦!”黃瀨一聽接著就精神了:“現在黑崎導演還在發愁呢?!?

    有須森夏趕緊拒絕:“不,不是我,是我一個朋友?!?

    一聽不是有須森夏,黃瀨接著就蔫了:“嘛嘛,你把照片給我吧,我回去讓君島姐去問一下黑崎導演?!?

    不過雖然這么說了,有須森夏還真是有點懸,既然黃瀨說和自己的風格差不多,但是史塔克的風格——是不是有點為難他了。

    有須森夏把史塔克的照片發過去,黃瀨一看,砸了砸嘴:“中年大叔哎……混血?還挺帥的?!?

    “嗯?!庇许毶狞c點頭:“沒用的大人找不到工作了?!?

    雖然覺得這事可能會吹,但是黃瀨還是應下了,他晚上把照片給了君島姐,然后發到了黑崎導演手上。

    這個風格,的確不是很契合黃瀨的那個廣告,但是史塔克的畫風和黑崎導演的另一部mV的男主角氣質很是契合,雖然這樁沒成,但是卻促成了另外的一單。

    史塔克第二天就被有須森夏打包送去了視鏡現場。

    因為mV的男主角人設是個三十左右的中年大叔的關系,在試鏡現場的人,幾乎都是混了挺長時間但是沒什么名氣的,偶有年輕的也因為缺少那種氣質而被PASS掉。

    好巧不巧的,史塔克幾乎就是本色出演了一次,接著就被選中了,而且這次的片酬也不低,至少有普通白領的一個月工資多,史塔克還沉浸在自己有工作的喜悅當中,有須森夏怕他腦子發熱就敲打了他幾句:“你現在雖然被選上了,可是以后還不一定有工作呢?!?

    史塔克深以為然的點點頭。

    如果錢只有這么點,真的不夠花。

    于是有須森夏在平常,就很少能夠見到史塔克本人了,更多的,是在電視上。

    史塔克紅的很快。

    偶爾史塔克會在半夜翻進屋子里,疲憊的躺在有須森夏的床上倒頭就睡,有須森夏半夜被驚醒,又心疼史塔克,就只好任勞任怨的伺候著給人擦臉脫衣服。

    史塔克這么累,也是有回報的。

    他早就已經不缺錢了,但是奈何圈子水深,想抽出來還真的不簡單,他就只能慢慢的少接片子,盡量擠時間和有須森夏相處。

    有須森夏初中畢業的時候,史塔克硬生生擠出了兩天時間,什么也沒干,就在家里陪著有須森夏,抱著人睡了個天昏地暗。

    他實在是太累了。

    有須森夏跟著綠間一起去了秀德高中,兩個人都是學霸,再加上秀德高中是按照開學考試分班的,兩個人成績一直很近,所以倒是沒分太開過。

    高中的時候有須森夏也沒有像以前一樣那么執著的去打籃球或者網球,他開始跟著榊太郎繼續學習小提琴,除了學習和史塔克之外,他的全部幾乎全都是小提琴了。

    榊太郎開始帶著有須森夏去全國參加比賽。

    有須森夏很優秀,他從一開始的籍籍無名,變成了后來享譽全國的小提琴家,甚至有的時候會代表日本出去比賽。

    一切的一切就像夢一樣。

    有須森夏和史塔克能夠單獨呆在一起的時間很少了,有的時候累極了,躺在酒店的床上就想起了史塔克毛茸茸的大尾巴。

    有點想了。

    他是真的沒想到,能在意大利看見史塔克。

    史塔克穿著黑色的風衣,站在酒店外面的巷子上,他對著打開窗戶的有須森夏揮了揮手機,有須森夏趕緊拿著房卡下去把人帶上來,好在史塔克很少在國外發展,不然要沖他剛剛那樣在外面站著,這酒店就別想開門營業了。

    史塔克在門口拍了拍粘在身上的雪,把大衣掛在衣架上,轉身把有須森夏抱了個滿懷。

    “你怎么突然跑到意大利來了?!庇许毶纳焓只乇ё∈匪耍骸澳悴皇沁€在拍電影嗎?”

    “我把所有的戲份全擠在一起拍完了,現在有半個月的假期陪你?!?

    已經十八的有須森夏長得更高了一點,和史塔克幾乎差不多高,史塔克已經不能像以前一樣隨隨便便把有須森夏埋進自己懷里隨便揉揉捏捏了,但是看到有須森夏現在這個樣子,他其實很高興。

    沒有當年在虛圈的那種打打殺殺的日子,現在也挺好的。

    雖然是累了點,可是史塔克更加喜歡現在的生活。就是他們兩個工作地點差的太遠要見一次面實在是太難了。

    好在榊太郎財大氣粗,要了兩間房,不然讓榊太郎看到史塔克在這邊估計直接要瘋。

    今天有須森夏罕見的沒有練習,跟榊太郎請了假出去,和史塔克偷偷摸摸出去玩。

    他們也沒做什么,就是牽著手在馬路邊上散步,意大利的風氣開放很多,即使見到同性情侶也會報以善意的微笑,再加上意大利認識他們兩個的不多,兩個人完全沒有顧忌。

    下午的雪下的大了點,兩個人去商店買了同款的風衣還有圍巾,遠遠地看過去,倒是有點像兄弟了。

    他們晃著晃著,就晃到了這附近的那個大型的游樂場。

    即使下著雪,游樂場里依舊充滿了歡聲笑語,有須森夏拐著史塔克的手臂,買了票把人拽了進去。

    “又要玩過山車嗎?好無聊的?!笔匪穗m然嘴上抱怨著,身體還是很誠實的坐上了過山車。

    還是第一排的兩個位置,有須森夏掏出了手機,掰著史塔克的臉湊到一起自拍了一張。

    兩個人倒是很少拍照,本來就是聚少離多,留下來的照片也不多,剩下的也就那么幾個,他們兩個的手緊緊地握在一起,一直到下去也沒有松開。

    “想好考哪個大學了嗎?”

    “沒有,榊老師說讓我去維也納?!?

    史塔克若有所思的點點頭。

    高中畢業,綠間成績優秀,還有籃球的特長加分,理所當然的去了東大,而有須森夏則是出了國,按照榊太郎的安排去了維也納音樂學院進修。

    但是如果去進修的話,那么史塔克和有須森夏見面的時間就更是少的可憐了。

    但是史塔克總是能給有須森夏意想不到的驚喜。

    史塔克跑到了維也納來,不是作為演員,而是一名學生。

    看起來年紀很大其實年紀真的很大的史塔克,其實在學校里還蠻受歡迎的,但是這個受歡迎的和另外一個來自霓虹的學生是一對什么的,還是讓別人驚掉了下巴。

    一切都挺好的。

    他們也該考慮一下,向有須森夏父母攤牌的事情了。

    番外2

    初三的時候,東旭染不見了。

    誰都不知道那個為了有須森夏做出很多可怕的事情的小學弟不見了。

    學校在找人,東旭家在找人,可是一堆人找了很久,發現東旭染的交際關系,其實就那么幾個。

    他們找到了他的家,一間一間的找,然后發現了那間讓人毛骨悚然的屋子。

    照片里的人只有一個,就是他的前男友:有須森夏。

    他是愛著他的。

    只是這份愛讓人接受不了。

    至此,有須森夏成為了最大的嫌疑人。

    有須森夏被叫到了警局,因為是下課之后,他還穿著秀德的校服,明明是非常普通的校服樣式,讓有須森夏穿著,卻像是大牌的高定禮服一樣。

    警官大概知道為什么受害人會這么喜歡一個男人了。

    這個孩子雖然還沒有成年,可是卻已經有了許多成年人都沒有的成熟氣質,再加上臉和身材都是一頂一的,就算是去當模特都非常合適,更何況其他。

    坐在長桌前,有須森夏把書包放在了一遍,小提琴盒就放在他的腳邊,價值昂貴的小提琴被精心的收藏了起來,被包裹在盒子里,穩穩當當的放在身邊。

    “你上一次見到東旭,是什么時候?”

    “上次分手?!庇许毶耐耆珱]有回避警察的問話,反倒是明明白白的說出來了。

    現在日本對于同性戀的接受程度并沒有那么高,對于同性戀這種事情還是比較排斥的,至少警官是無法從眼前這個優秀的男性身上找不出一點有那種傾向的苗頭。

    在他的認知里,同性戀,大概都是那種娘娘腔動不動就哭哭啼啼的小白臉,除了不能生孩子和女人沒什么區別,但是這個名為有須森夏的男性完全顛覆了他的認知。

    不管怎么看都不像啊。

    “為什么會和他分手呢?”警官又問。。

    “粘人,不懂得體諒,還會做些很過分的事情——嘛,總歸還是因為討厭了吧?!庇许毶幕卮?。

    完全知道警官為什么會詢問他這些事情,東旭染的失蹤也可以說是他一手造成的。

    就算這個時候的東旭染還沒有對他做點什么,甚至說除了跟蹤他并沒有做其他的不太好的事情,可是這口氣,他實在是咽不下。

    當然,他并沒有親自出手,甚至有完美的不在場證明。

    這個時候就要夸一下浦原喜助的腦子在殺人放火方面的天才了。

    并沒有利益沖突的時候,浦原喜助并不介意多一個朋友,甚至這個朋友,是之前還劍拔弩張的死對頭。

    雖然他對于史塔克和有須森夏這種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態度有點看不過眼,但是人品他還是可以接受的,一些無傷大雅的小忙,他還是會幫忙。

    現在的有須森夏和史塔克,在現世有正經的身份,殺人放火這點事肯定不能讓他們去做,而這個時候既不會被查到又有能力做這種事的,大概只有沒有存在感的靈魂才能做。

    浦原喜助是肯定不行的,而最好的人選,就是虛圈那些。

    赫利貝爾忙的頭都快炸了,對于史塔克的借人行為表示了深深地譴責,然后借給了史塔克。

    死了之后靈魂不還是要回虛圈來,蒼天饒過誰。

    東旭染一醒過來,就被嚇到了。

    他記得他之前還在自己的房間里,結果卻被人打暈了,再醒過來就會白刷刷的天花板和四周讓人不寒而栗的刑具。

    這是哪兒?

    這里是虛圈。

    而且是虛夜宮最底層的刑訊室。

    雖然因為布置的問題整個房間都是白色的,而且刑具上也沒有血跡,但是這的確就是整個虛夜宮除了當年薩爾阿波羅的實驗室之外最讓人恐懼的地方之一。

    這里死過很多破面,可是虛在死亡之后,不管是鮮血還是,都會化為靈子消失,所以這個刑訊室才會保持這種干凈。

    “你醒了啊?!笔匪送崎T走了進來,他坐在房間里唯一正常的沙發上面,懶洋洋的癱在上面。

    “這是哪兒?你有是誰,快放了我,不然父親會對你做出什么我可不能保證!”東旭染威脅到。

    “拉倒吧,你的肉身已經死了,在這兒的是你的靈魂?!笔匪藢χ蛄藗€哈欠:“活人是不可能來到這兒的?!?

    已經死了?!

    不可能!

    “本來嘛,你死了大概不會來虛圈的,不過呢,誰讓你對夏做了些不可挽回的事情呢?”

    遷怒這種事情,他是不會輸給任何人的,更何況這個工作,是有須森夏交給他的。

    夏?

    誰?

    史塔克拿出手機搗鼓了一下,拿攝像頭對準了東旭染。

    “夏,要開始嗎現在?”史塔克問道。

    手機里傳出來了那個令東旭染朝思暮想的聲音,雖然經過電流而變得有些失真,但是這就是每個晚上都會在他夢里出現的學長的聲音。

    夏……說的是前輩嗎?!

    這個人為什么可以對學長叫的這么親密。

    “史塔克,把鏡頭轉過來,我要對他說話?!笔匪寺犜挼恼{轉了攝像頭。

    屏幕上的有須森夏微笑著看著史塔克,他的背景是繁華的街道,以及左上角那處不明顯的警察的標志。

    “剛剛,警察把我叫到警局問你在哪里了呢?!庇许毶恼f道:“可是我呢,對他們撒謊了呢,我說不知道,不過你現在,的確是在我手里沒錯?!?

    “我知道你對我做過什么,偷窺,跟蹤這些我都知道,我還知道你想要對我做更過分的事情?!?

    “比如說,如果我沒有答應你的話,就殺了我?!?

    “接下來我說的話,你可能不知道,但是這的確是我真真切切經歷過的,由你帶給我的,最痛苦的回憶?!边@個時間的東旭染,是沒有做過這種事情的,所以他對他的報復,可能在東旭染身上有些不公。

    不過沒關系,要怪,就怪他是東旭染吧。

    “如果我沒有和你在一起,你就會在放學之后讓保鏢打暈我,帶我去你們家囚禁起來,而這個時候,我就會想要跑,你肯定不會同意,然后呢,被你切掉四肢,扒了皮,切成一小塊一小塊的,最后被你吃掉,頭做了防腐天天放在身邊。是這樣沒錯吧?!?

    東旭染很想說我沒有,但是不可否認的是,在有須森夏和他分手的時候,他的確是產生過把有須森夏留在自己身邊的念頭,不乏這種偏激的想法。

    不管用什么方法,把學長留在身邊就可以。

    即使不再鮮活,不再說話,也不會用那雙好看的金色眸子看著自己。

    只要能陪在自己身邊就很好了。

    但是學長為什么會知道呢。

    東旭染想說什么,但是卻被有須森夏接下來的話給驚到了。

    “我來自未來?!?

    “經歷過被你分尸,被你做了些很惡心的事情,所以為了報仇,我等了很久,你很快就會在這里死掉吧,雖然我不能親自過去看到你死去的那一面,但是只要想到,你很快就要死掉就很開心了呢。

    史塔克會幫我完全全部的心愿的,他是我的?!?

    聞言史塔克寵溺的笑了笑,他轉過攝像頭,把手機放在支架上,自己也站了起來。

    “麻煩你了哦,史塔克?!?

    “比起薩爾阿波羅,其實我并不太擅長刑訊……可能有點疼,請稍微忍一下吧?!笔匪苏f著這樣的話,對那個被綁在架子上的東旭染說道。

    這個時候史塔克就很想念薩爾阿波羅或者諾伊特拉了,不過就算他們兩個在,有須森夏也不會把東旭染交給他們的,要是交給薩爾阿波羅,可能東旭染就被直接帶走去進行人體試驗。

    他可不想讓東旭染那么早死。

    有須森夏拿著手機,耳朵里塞著的耳機傳來東旭染承受不住的悶哼。

    他幾乎開心得快要跳起來了。

    這樣的場景,他已經盼望了很久了。

    即使不是自己親手,可是能看到東旭染這個樣子就已經很好了。

    走在路上的少年眉目溢出的喜悅是所有人都能看出來的,漂亮的金色杏眼微微瞇著,臉上帶了點屬于少年的朝氣,更吸引的路上的小姑娘低聲尖叫。

    鞭子上的倒刺勾著皮肉和血水,帶起一道弧線,東旭染哪里經過這種折磨,慘叫聲都快沖破屋頂了。

    史塔克不敢用對破面的那些刑訊方法對東旭染,破面的生命力多頑強,這個東旭染雖然有靈力,可也只是個普通人,就用現世那些對待俘虜的招式對待他就可以了。

    不過,:“好累啊,不想打了?!彪m然這么說,可是鞭子揮的更勤了。

    他是知道有須森夏曾經被東旭染做過什么的,對于這個東旭染,雖然不說,但是也有滿滿的惡意,并不會因為慘叫而做出放水的行為。

    最后,他對夏做的那些事,總會從他身上還回來的。

    胸腹的地方已經完全沒法看了,已經變得血肉模糊,甚至能夠看見隱隱約約的肋骨,史塔克松了松手,拿起手機查了查還有什么刑訊方法。

    夾手指?好像沒有哎……

    “夏?接下來怎么做?”

    已經回到家的有須森夏把書包一甩,躺在床上,看著手機對面的慘狀,聽聞史塔克的問話,有須森夏沉思了一下。

    其實他自己,也不是很懂。

    “把他四肢剁下來,然后像他對待我那樣吧?!庇许毶恼f:“我記得薩爾阿波羅還有那個藥吧?!?

    在和涅繭利決戰的時候,被注射的藥劑。

    一瞬間放大2w倍。

    雖然是這么輕松的死法,可是也不能讓東旭染就這么解脫了啊。

    史塔克給東旭染止了血,去已經變成廢墟的薩爾阿波羅那里找到了僅剩一點點的藥劑,喂給了東旭染。

    然后他拿起自己刀,切下了他的四肢。

    可是東旭染,已經完全感覺不到了。

    在他的眼里,史塔克每走一步都過的很久很久,刀子劃開身體的疼痛感一絲絲一縷縷的,從身體里面傳出來。

    他的時間被放慢了兩萬倍。

    史塔克做這些其實還是很快的。

    不過因為業務不熟練,皮總是會破,但是切割這種事還是做的不錯,等到全部都弄完,只過了不到一個小時。

    東旭染還保持著那個驚恐的表情。

    他利落的切下了東旭染的頭。

    可是在東旭染的世界,他還沒有死。

    僅剩下頭的東旭染,依舊在呼吸著。

    兩萬年之后,他才會得知自己已經死亡的消息吧。

    就讓他在這漫長的兩萬年里,好好地享受吧。

    這間刑訊室第一次染上了鮮紅,并且沒有變成靈子消失。

    史塔克擦了擦刀,插回刀鞘,關了視頻。
飞镖世界排名第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