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林文學 >> 未知分類 >> 第四十四第章 戰守徐州(書號:230097

第四十四第章 戰守徐州

作者:淮左布衣
    下午三點一刻,徐州直魯軍總指揮部的作戰室內煙霧籠罩、愁云慘淡,張大帥眉頭緊鎖,香煙一根接著一根,面前一大罐(五十支裝)的“泰山”牌香煙已經所剩無幾。

    下首的孫聯帥也是一臉凝重,他的面前也擺著一大包香煙。只是他長期在江南抽慣的是英美煙草的“三炮臺”,覺得“泰山”牌的口味太重,或許杜氏煙草的“中華”系列產品適合他。

    “如今西面的馮煥章、南面的何敬之,兩路三十萬大軍如泰山壓頂般壓過來!”王瀚鳴見遲遲沒有人開口,就主動說道:“或戰或守或退,大家總得拿出個章法來!”

    “有什么章法!馮煥章不是被咱們打回去了嘛,剩下南京方面的蝦兵蟹將咱們再一并收拾了!”諸玉璞氣勢洶洶的站了起來吼道,渾然忘卻幾日之前是如何的狼狽不堪,叫嚷要退回濟南。

    “諸帥好大的口氣,就憑徐州城內外的十多萬殘兵敗將,拿什么收拾人家?”孫聯帥麾下的頭號盧香亭不屑的說道。他早就看清了大勢,這天下遲早是南京那幫人的,私底下不止一次的勸說孫聯帥響應北伐,奈何孫聯帥一條道走到黑。

    “哼!咱們落到如此不利的境地,還不是賴你們,一群喪家之犬!”張敬堯一看盧香亭這只喪家之犬都敢亂噴,不禁大罵道:“當初大帥苦勸你們要統一行動,你呢?招呼都不打一個就全軍過江,結果呢?褲子都輸給人家了!”

    “咱們再是喪家之犬也好過某些人,當年在湖南連兄弟都賠進去了!”孫聯帥麾下的另一員大將鄭俊彥冷笑的說道:“靠著賣屁眼才有人收留!”

    “你罵誰呢!”張敬堯猛的站了起來大吼道:“有種跟老子出去單練!”

    ……

    好好的一個作戰會議居然要上演全武行了,可惜咱們杜師長半道汽車拋錨,沒趕上這場好戲。

    “啪”張大帥一拍桌子吼道:“都給我坐下來!老子讓你們過來商量對策的,不是讓你們來打架的,有勁沖敵人使去!”

    被張大帥這一吼,原本怒目相對的眾人才悻悻然的坐了下來。

    “伯仁,你把最新的軍情給大家說說?!睆堊诓娺@樣僵持著也不是辦法,索性直接開口命令道。

    “好的?!崩钤鬻脍s緊站了起走到地圖面前說道:“據固鎮方面的消息,今天一大早何應欽部五個軍兵分三路沿津浦路推進,打頭是張克瑤的敵第三十三軍;另據戰報敵二十六軍昨夜占領宿遷,第十七軍占領灌云……”

    李藻麟的最新軍情幾乎都是噩耗,如今徐州方面是三面受敵,作戰室的諸位臉色越發的yin沉。

    “情況就是這么個情況,你們都看看如何應對!”張大帥直截了當的說道:“要打咱們就跟他們痛痛快快的打一場,要撤咱們就卷鋪蓋回山東老家!”

    “張大帥、諸司令,各位同仁,既然大帥話都說到這個份上了,在下就說上幾句?!睂O聯帥的參謀長劉仲紀在孫聯帥的暗示下站了起來說道:“此次何敬之部卷土重來所圖不小,咱們兵微將寡恐難以抵擋,上上之策是退回山東,來年再卷土重來!”

    “文縐縐的干什么,不就一個字撤嘛!”張敬堯冷冷的說道:“不戰而退,恐怕我軍士氣更加低落!”

    “勛臣是員虎將,我看咱們把隊伍交給你,徐州全靠你了!”孫聯帥突然瞇著小眼說道:“不知勛臣意下如何?”

    “這怎么行!我哪有這么大本事??!”張敬堯一聽這話趕緊擺手說道:“倒是聯帥兵強馬壯,徐州又曾是你們聯軍的地盤……”

    “別他媽推來推去了,這徐州城丟了就丟了,咱們都撤回山東去!”張宗昌不耐煩的說道,他算是看明白的,他這些個手下、盟友都不愿意守徐州。盡管他也不甘心不在就放棄這座堅城,可這種狀況下還保住隊伍要緊。

    “都撤可不行,至少要安排人斷后吧!”王瀚鳴趕緊建議道:“否則敵軍趁勢攻進山東,咱們也未必抵擋得住??!”

    一聽這話,在場手握兵權的眾人紛紛低下頭,生怕被留下來殿后,作戰室又陷入一陣平靜之中。

    “大帥,我看duli師最合適!”猶豫了片刻諸玉璞小聲的建議道:“徐州外圍的各部只有他們建制比較完整,戰斗力又強!”

    此言一出,眾人便小聲的議論起來,結果還真是出其的一致,都對這個死禿驢不死貧道的結果表示滿意。李藻麟雖然有心想給杜師長開脫,可話卻不怎么好說,誰讓duli師名聲在外呢?單論斷后,還真沒有比他們更合適的部隊,再說這小子極其擅長打這種仗。

    張大帥見眾人沒有異議,猶豫了片刻說道:“那就這樣吧,從明日開始全線收縮,徐州城交給……”

    “徐州萬萬不能放棄!”張大帥話還沒有說完就被打斷,一個年輕俊朗的軍官快步走上來喊道:“誰提議放棄徐州的,該拉出去槍斃!”

    “光華,你怎么才來!”李藻麟一看是杜焱,趕忙說道:“這是大家商量一致的結果?!?

    “杜師長怕是聽到要讓他們duli師斷后,才出此言的吧!”一旁張敬堯不懷好意的笑道:“怕了就明說!”

    “張軍長說笑了,恐怕是以己度人吧!”杜焱毫不客氣就將張敬堯的話頂了回去。

    “早就聽說張大帥新得一位猛將,果然名不虛傳??!”孫聯帥打量了杜焱之后,稱贊道:“更難得居然如此年輕,真可謂江山代有才人出??!”

    雖然沒有見過孫聯帥,可杜焱還是第一時間猜了出來,客氣的回應道:“聯帥言重了,杜某才疏學淺當不得如此厚愛!”

    “當的,當的!”孫聯帥一個勁夸贊道,duli師的戰斗力他可是親眼所見。

    “兔崽子,讓你三點過來,你看看都幾點了!”張宗昌笑罵道:“咱們放棄徐州也是迫不得已,讓你殿后也是我的主意,有什么困難盡管跟我提!”

    “大帥,我可不是怕殿后。咱duli師自成立起,哪次不是干斷后的差事?咱什么時候含糊過?”杜焱搖了搖頭說道:“我還是那句話,徐州萬萬不可放棄!”

    “徐州控扼津浦、隴海兩條鐵路,屏蔽直魯蘇豫皖五省,其戰略地位怎么強調都不過分!”不等其他人說話,杜焱就侃侃而談道:“一旦咱們放棄徐州,敵軍數十萬大軍就完全解放出來,倒是咱們憑什么守住蘇魯、魯豫這么長的防線?”

    “杜師長的意思要用徐州牽制敵軍主力?”劉宗記皺了皺眉頭探詢道:“道理大伙都懂,只是以咱們目前的軍力很難守住徐州?!?

    “那要看怎么守,以目前各部的狀態確實很難守住徐州?!倍澎忘c了點頭說道:“十幾萬部隊,人心浮動、消耗物資極大,魯西南、魯東南都處于敵軍威脅之下!”

    “你的話等于白說?!敝T玉璞沒好氣的說道:“說到底就想跟咱們談談條件吧!”

    “光華,你也別藏著掖著,直接說出你的計劃!”王瀚鳴經歷前次作戰會議,知道杜師長肚里有貨,敢說徐州不可放棄,肯定有所依仗的。

    “主力撤退到山東進行整頓,留一部分得力部隊固守徐州牽制敵軍主力!”杜焱徑直說道:“主力整頓完畢再反攻,內外夾擊解徐州之圍?!?

    “哈哈,笑話咱們十多萬人守不住徐州,你留一部分部隊就能守住徐州?”張敬堯哈哈大笑反駁道。

    “傅作yi不過萬人,能襲取并守住涿州城,咱們憑什么就不能守住徐州?”杜焱不屑反問道:“況且留守部隊只要管好徐州城就可以?!?

    “倒是有這個可能性,主力守不住徐州是因為咱們除了徐州還要顧及整個魯南防線?!崩钤鬻霂鸵r道:“只是這得力的部隊怕不是那么好找吧!”

    杜焱拍了拍胸脯說道:“duli師可以留下來,不過光靠duli師還不夠?!?

    “除了duli師,你還需要多少人?”張大帥有點動心了,真的如杜焱描述的那樣,整個時局還有轉機。

    “兩萬人!”杜焱稍稍思索一下說道:“還要充足的彈藥物資!”

    “這樣吧,城里的物資糧餉都留給你,再給兩萬二千人,讓你湊足三萬?!睆埓髱洿蠓降恼f道:“你能守多久?”

    “一個月,多了就不好說了,要看主力在山東的動向了?!倍澎鸵埠軐嵲诘恼f道,這樣更有說服力,靠著三萬人如果能牽制對方二三十萬人一個月就相當的劃算了。

    “不過大帥還要答應我三個條件?!倍澎屠^續說道,既然決定要固守徐州,能想到的問題自然要說清楚。

    “講!”張宗昌大手一揮吩咐道,他比較喜歡直來直去。

    “第一我要節制徐州守軍的全權,任何人包括總部都不得干涉!”

    “將在外軍令有所不受,這個是自然!”

    “第二大帥要把重炮營留給我,這樣我才能在火力上不輸給敵方!”

    “這個嘛……”張宗昌猶豫片刻還是答應道:“就留給你吧,反正濟南還有兩個營!”

    “第三,主力退守山東后要第一時間解曹縣之圍,同時期望大帥跟雨帥那邊協商,讓奉軍抽掉部分軍力沿京漢線南下攻擊豫北!”

    ……

    杜師長提的要求越多,眾人反而覺得在理上,要是他光拍胸脯,倒是比較可疑了。

    ;
飞镖世界排名第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