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林文學 >> 未知分類 >> 第297章 297 敘敘舊(書號:230096

第297章 297 敘敘舊

作者:白面饅頭
    金吾的話音未落,白羽便猛地伸出雙手,一把抓住金吾的手臂:“金吾,帶我去找她!”

    金吾將軍有些為難地轉頭看著千山寒星,他一直跟隨著白羽,知道蘇小小是兩人之間的心??!

    千山寒星為人冷酷無情,但若是不提蘇小小,她還算是通情達理!金吾為了留在白羽身邊,從來不在千山寒星面前提到“小小”

    兩個字,甚至連小藍也不提!

    白羽沒有聽見金吾的回答,便知道他又在征求千山寒星的意見,他似看得到一般,猛地揮手一記耳光扇在金吾的臉上道:“我讓

    你帶我去見蘇小小,你看她的眼色做什么?那個身材矮小的侏儒,你為什么要看她的臉色?”

    身材矮小的侏儒,這話的說的聲音極大,千山寒星當即變了臉色。

    千山逍遙偏愛蘿莉,門下女弟子們一入門時便服下藥物,以致身材不能長高,雖然年逾數百歲,還是七八歲女童的身高。千山

    寒星生平最恨人拿她的身高說事,此刻白羽竟然當著數千獸人的面說出這樣的話,顯然是不介意和她撕破臉了!

    千山寒星深深吸了一口氣,柔聲道:“白羽,你不是說若是能拿下妖獸之域的城主之位,圓了你母親的遺愿!你便與我成親做對

    真正的夫妻嗎?現在我們已經在妖獸之域城主的擂臺之上,只要一會兒我殺了城主家的人寵,你的愿望就能實現了!你不要再

    鬧小孩子脾氣了好嗎?”

    “城主家人寵是蘇姑娘嗎?”白羽抓著金吾的手問道。

    金吾遲疑了片刻,道:“正是!”

    “小??!小??!”白羽放開金吾的手,朝著擂臺中央走過去。

    “白羽!”蘇小小再也坐不住,她從花棚里躍了出去,低低應了一聲!

    “小??!”白羽猛地轉過身來,他現在已是元嬰期,雖然眼睛看不見,但是其它的感官卻仍然十分敏銳,“真的是你!”白羽十分

    激動地說。

    他循聲邁了一步,剛好落在蘇小小的身畔,一陣熟悉的靈水香氣飄來,白羽的眼睛里突然有了點點淚光。

    他猛地伸出手把蘇小小的手臂牢牢抓住,用力往懷里一帶:“小小,你還活著,我以為,我以為,再也見不到你了!”

    “我也有打聽你的消息,但是你和寒星師姐一直沒有消息!”

    蘇小小說著,她輕輕用力掙脫白羽的懷抱,走到千山寒星面前屈膝行了個禮:“掌水宮蘇小小拜見千山寒星師姐!師姐安好!”

    千山寒星抬起頭冷冷地哼了一聲,微微側過身體,卻是不受蘇小小這禮!

    蘇小小道:“師姐離開丹峰這些年來可還過得好?丹尊他十分想念師姐!還時常念叨起師姐你呢!”

    千山寒星冷冷一笑道:“丹尊是想祭爐的時候找不到人才會想起我吧!”

    “也不是!千山瞳師姐也常常念起你呢!”

    千山寒星眸光一黯,她幼年時便被千山逍遙撿回丹峰,從小便是千山瞳照顧她們這些幼徒的時間最多,她對千山逍遙感情復雜

    ,有愛有恨,但對千山瞳卻是滿懷感情,這種感情亦姐亦母,十分依戀想念。

    此刻聽到蘇小小提到千山瞳,她不由得問道:“青云宗發生大爆炸之時,瞳師姐可還好?”

    千山逍遙隨著魔尊漫嫣返回了魔域,這個所有的人都知道,但是千山逍遙的弟子們的下落卻幾乎無人提及。

    千山寒星心里一直掛記著千山瞳,卻無人可問,今天見到蘇小小,這便問了出來。

    “瞳師姐在爆炸之前,便隨著丹尊去了魔域。丹尊在魔域里,天天見到他想見到的人,心情一定不錯,估計瞳師姐也應該過得不

    錯!”

    千山寒星這些年一直和白羽四處漂蕩,她除了修煉,和照顧白羽,其它的時間都花在打聽千山逍遙和千山瞳的情況。

    千山瞳的消息,她一直沒有打聽到,但是千山逍遙在魔域里樂不思蜀的情況她卻是知道的。

    千山寒星當年私自帶著白羽逃離丹峰,若是被千山逍遙捉到,便是死罪,必然要被扔進丹爐里去!所以她這些年來從來不敢靠

    近魔域,也不敢靠近青云宗,只是四海為家!

    現在突然在妖獸之域遇到蘇小小,勾起千山寒星心底許多回憶,她不由得陷入沉思!

    白蓋天和司儀站在一旁,一臉蒙逼,沒有想到長身家族的這個人寵居然和這位元嬰期的女修是師姐妹!而且還和丹尊千山逍遙

    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

    這一仗倒底打不打?怎么打?

    白蓋天的心底有幾分竊喜,也許這位大能便看在和蘇小小是同門師姐妹的份上,放棄這擂臺賽也說不一定呢?

    況且妖獸之域靈氣如此貧乏,元嬰期大能做城主,委實是大材小用,完全沒有必要!

    此地又沒有什么天材地寶值得大能相爭,所以,怎么看來這場擂臺賽都完全沒有打下去的必要。

    下面的獸人們已經開始不耐煩起來,有人開始大聲地打著呵欠,甚至有些人開始離開廣場。

    白蓋天咳嗽一聲,微笑著上前一步道:“這位大能,請問您還要與長身家族的人寵打擂嗎?”

    “打!”千山寒星回過頭來,冷冷瞥了一眼白蓋天,這還是她第一次正眼看白蓋天,兩人目光相交,白蓋天只覺得仿佛一道冰水

    從頭頂上澆了下來,讓人涼到底。

    只聽千山寒星陰森森地道:“打,當然要打!不然的話,我家相公怎么能死心同我成親呢?我還等著同他拜堂呢!”

    白蓋天聽得心往下一沉,千山寒星的話里殺意森森,顯然是不打算讓蘇小小活著離開這個擂臺了么?雖然這位大能和自己家的

    人寵是師姐妹不假,但是兩人卻一點也沒有姐妹之誼。

    蘇小小也是心中一涼,千山寒星的修為比自己高了一個層次,等級壓制無比強大,即使蘇小小把渾身解數加法寶都用上,在她

    的手下估計也走不過十招!

    千山寒星唇角掛著噬血的微笑,一步一步朝著擂臺中央走去,只等于司儀宣布開始,她便打算將蘇小小干掉!

    早就看她不順眼了,如此眼中釘,肉中刺能在今天當眾拔去,真是叫人心情大好!
飞镖世界排名第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