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林文學 >> 未知分類 >> 第264章充滿了敵意?(書號:230091

第264章充滿了敵意?

作者:作者張旺財
    我嘆口氣,既然這樣,他們的命運也只能聽天由命了。

    我該說的也都說了,無愧于心。

    “那我先走了,有機會再見?!?

    這句話說出口的時候,我心里還是有些哀傷的,不知道這對和藹的夫妻還有沒有機會再見?

    一只腳剛踏出門去,迎面就出現一個高大的身影。

    因為我們都披著寬大的雨衣,彼此也沒看清臉長什么樣。

    我往旁邊稍微避開,給人家讓開一條路。

    “老李,來借下鐵鍬,我家院子進水了?!?

    聽到聲音,我渾身都僵住。

    極冷的氣溫從腳底網上竄。

    那人見我沒走,回頭瞥了一眼,我匆忙扭頭,沒有讓他看見我的長相。

    就是這一眼,我更加確定,我的判斷沒錯。

    來借農具的高大男人,就是讓人聞風喪膽的鬼面殺手蔣虎!

    他竟然躲到這里來了,怪不得警方一直抓不住他。

    雖然過去有半年多之久,可他肯定記得我的樣貌,要是被發現,以他的殘忍手段來說,我就危險了!

    想到這里,我趕緊快步離開。

    雨,泥濘的山路,周圍空闊無人,要是真發生什么危險的話,沒人能救得了我。

    “站??!”

    蔣虎的聲音忽然從身后傳來。

    我神經緊繃,加快腳步。

    可腳下的路實在太過泥濘,逃跑變得非常困難。

    “我叫你站??!”

    蔣虎的聲音透著兇殘。

    他是怎么發現我的,我明明用雨衣將自己包裹的很嚴實的?

    蔣虎步伐很快,走在泥路上,卻沒有對他構成任何影響。

    猛地一下,我的肩膀被他的大手扣住。

    眼前一黑,身體向后栽倒的同時,雨水都灌進了眼睛里。

    “果然是你!”

    看清我的長相,蔣虎虎目圓瞪,手上的力氣更大了。

    我人好像都要被他給捏碎了。

    “都是因為你,害得我好慘,我老婆進去了,如今我又被通緝……今天你竟然送上門,我就好好報個仇!”

    眼前,蔣虎猙獰的面容讓我身陷到恐懼當中。

    “你放手,我叫人了……”

    蔣虎扣住我另一頭肩膀,將我整個人都轉了個方向,扣入他身前。

    他用一只手臂堵住我的嘴,另一只手臂拖著我。

    我不肯動,他就用力拽。

    我的整個人下半身幾乎都陷到了身下的泥水之中。

    “走,跟我走!”

    蔣虎狠狠掐了下我的手臂,我吃痛地吸了口冷氣。

    經過一番激烈掙扎,右手好不容易擺脫他的控制,伸入到雨衣之中。

    出門之前,我就隨身帶著一個彈簧刀,以備不時之需,沒想到,真的用到了。

    用力刺下去,蔣虎哀嚎大叫。

    血水濺到坑坑洼洼的積水里。

    轟??!

    轟隆??!

    閃電的銀色光芒幾乎將我一分為二。

    好不容易跑出去兩步,卻不幸被石頭絆倒。

    蔣虎高大且恐怖的聲音再次壓上來!

    完了……

    我絕望了。

    蔣虎臉上掛著怪笑,嘴唇囁嚅,也不知道在說些什么。

    眼看他的手馬上就要接觸到我的時候,一道人影飆過來。一只手揪住蔣虎的雨衣領,用力將他摔倒在地!

    雨線凌亂,刮在身上,帶著重量。

    我仰著頭,看著忽然出現的牧晨。

    他的眼神里透出太多的情緒,擔憂,憤怒,自責……

    那一刻,我柔軟的心臟就好像被什么擊中了。

    蔣虎身強力壯,很快站起身。

    暴雨之中,我跟牧晨就好像身處于孤島之上,面對蔣虎這個惡魔,沒有人能夠幫助我們。

    我再次舉起了彈簧刀。

    可蔣虎眼疾手快,劈手來奪!

    “冉冉,讓開,快讓開!”

    牧晨奮力嘶吼。

    可連綿不斷的雨線將他的聲音都削弱了幾分。

    眼看蔣虎憑借體重優勢,朝我壓上來,手上的彈簧刀隨時都可能脫手,被他奪去。

    牧晨拼了命,也沒能將他從我身上推開。

    他絕望地咆哮著,垂直的雨線在他的吶喊聲中放佛都轉了個方向。

    我累了,手腕又酸又疼,手上的彈簧刀馬上就要脫手。

    身上的蔣虎在獰笑。

    而我,好絕望……

    不知道怎么回事兒,事情發生的太突然,當我覺得馬上就要不敵蔣虎的力氣時,身上忽然一輕。

    慌張坐起身。

    就見,蔣虎被牧晨跟另一道身影合力控制住。

    這人我不陌生,不正是大巴上剛剛遇到的少年席星暉嗎?

    三個人在對峙的過程中,蔣虎腳下一滑,竟然倒在地上。

    而他的頭,剛巧重重磕在了石頭上。

    聲音很響,蔣虎馬上就失去了意識。

    “冉冉,你沒事兒吧,有沒有受傷?”

    牧晨顧不上查看自己,先是詢問我的情況。

    我緊咬嘴唇,搖搖頭,險些沒忍住,掉下眼淚,這樣只會讓牧晨擔心。

    他又一次保護了我。

    牧晨俯身,將我從濕冷的地面上拉起來。

    席星暉踢了一腳蔣虎,“這個人怎么辦?”

    “讓他好自為之吧?!?

    蔣虎這個變態殺人狂,最好是能死在這場暴雨之中,能絕掉很多后患。

    我抬起頭,眼看烏云越來越密集,就好像黑夜一樣。

    “積水都快到膝蓋了?!毕菚煋鷳n地說了一句。

    “我們要趕快離開這里了,找個地勢高一點的地方,現在就走吧,趕快!”

    席星暉點點頭,聽從了我的建議。

    路上,擔心個子矮小的我摔倒,牧晨始終護在我身后,我的身體稍微往旁邊傾倒,他就會將我扶住。

    經過千辛萬苦,終于趕到地勢高的右里村。

    幾乎就在我們剛到的同時,聽村民們議論,“不好了,左里村恐怕要被水淹了?!?

    “真的嗎?左里村可是我娘家??!”

    村民們憂心忡忡。

    我回頭看了一眼,非常感慨。

    不知道那對好心的夫妻會怎么樣?

    希望他們能平安無事。

    牧晨放佛已經猜到了我的心事,低聲在我耳邊說:“你做的是正確的,如果你貿然救一村人的性命,他們很可能不會聽你的,覺得你說的是天方夜譚。最后要是聽了你的……你也知道,命運這種東西,最是無常了?!?

    牧晨的話讓我好受了一些。

    我們三個打算找個小旅館之類的地方休息一下。

    “席星暉,你不是去奶奶家嗎?”

    我記得在大巴車上他跟我說,回來是為了祭拜奶奶的。

    “奶奶家都已經沒人了,我回去之后,就感覺雨勢越來越大,把腳踝都淹沒了,就想盡快離開,剛好就碰到你們了?!?

    我跟席星暉說話的時候,牧晨沒有插嘴。

    可是,我總感覺牧晨對待席星暉的態度有些奇怪。

    我又不著痕跡地觀察了幾次,終于確定了,之所以給我這種奇怪的感覺,是因為,牧晨對席星暉好像……充滿了敵意?
飞镖世界排名第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