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林文學 >> 未知分類 >> 第四百二十一章洞穴之險(書號:230090

第四百二十一章洞穴之險

作者:作者雪峰
    眼前漆黑一片,透著陰森,讓人心里直犯怵。

    “呼呼”。

    一陣莫名的聲音在冰雁耳畔響起來。睫毛微顫,眉頭緊蹙,冰雁的手指動了幾下,使勁兒握緊了拳頭,頓時全身酸痛,掙扎著睜開了雙眼。

    她這才看清周圍的一切。

    這是一個洞穴,大概能容納一百號人,墻壁上被粉刷上了白色的石粉,只是粉刷的時間有點久遠了,墻壁上的石粉有些已經因受潮或者風化而脫落,尤其是角落處,在墻角積起了粉堆。

    洞穴里面只有幾件東西,一個大木籠子,一張長寬約一米的木桌,三四個小木凳,均在洞穴右邊。再往左邊看,有好幾個火堆,只是生火的時間也比較遠了,那幾個火堆早已經受了潮,沒有一點溫度?;鸲雅粤懔闵⑸⒌奶芍恍┕穷^。

    那些骨頭的大小……人骨?

    冰雁心里大驚,隨即壓抑住,凝神再次瞇著眼睛仔細一瞧,原來是獸骨,不由得放下心來。

    “滴答,滴答?!?

    似乎是水滴的聲音。

    冰雁抬頭看向洞穴的頭頂,上面有水滲透下來,順著墻壁往下流,其中有一處漫上了陡峭的墻石,正在滴水,地上都被那個水滴的沖勁兒給滴出了一個小坑。

    冰雁頓時明白為何剛才自己迷迷糊糊中感到冷了。

    看樣子這個洞穴曾經有人居住過,很有可能是打獵的獵夫,這樣推理的話,這個洞穴的位置就處于一個森林里,否則就無法解釋這個困住自己的木籠子了。

    這個洞穴應該是獵夫所挖,只是選擇的位置不太好,這里滲著水,恐怕遲早有一天會被水侵蝕完整,從而垮塌。木籠子是用來裝獵物的,那些獵夫們打過獵以后,到這個洞穴里生火做飯,補充能量,于是這里才留下了如此多的骨頭。

    冰雁嘆了口氣,低頭察看了身上幾處傷,還好,這幾個傷口只是皮肉傷,并沒有傷到重要位置,眼下并無大礙。冰雁迅速給自己點了穴道,止住右腿上正在流血的傷口,從衣服上撕扯下一塊布,將傷口包扎好。

    “嘶”,不小心用勁兒過大,腿上傳來一陣疼痛,疼的冰雁直皺眉頭,卻也只是悶哼一聲。

    冰雁做完這一切,凝神思索著,到底是誰帶她來的這里?周煜又去哪兒了?她帶著周煜消失,不知道公主她們會如何想?風越……又會如何看待她呢?

    那時,孟長安笑意吟吟的帶來兩碗水,她一口氣喝了一碗,后來孟長安便走了。

    周煜口干舌燥,求了半天,冰雁和孟長安都沒有給他喝水,頓時腦袋就耷拉下去,整個人都沒有精神。

    等孟長安走后,冰雁如她的名字一般,冷若冰霜,不說一句話。

    周煜嘴里干的冒泡,心里著急,開口說道,“那個,冰雁姑娘,能不能給我一口水潤潤喉?”

    冰雁沒有理他,自顧自的做自己的事。

    周煜的臉都快絞成一團了,畢竟他是衛國的一國之君,呼風喚雨,要什么有什么,何曾受過這種苦?他此時才明白,原來一滴水的力量是強大的。

    再不喝水,他覺得自己有可能會成為歷史上第一個被渴死的皇帝。

    “冰雁姑娘,你瞧瞧我這嘴唇,都要干裂了”,說著,周煜努了努自己的嘴唇,“你再不給我水喝,我就真的撐不住了。要是我死了,誰來告訴你們寒千寧的下落???”

    冰雁蹙眉望著他,眼神冰冷,直勾勾的射向周煜,嚇的周煜一哆嗦。

    “你說,你知道寒千臨的下落?那你剛才為何不說?”

    周煜強打起笑容,“是啊,我知道,可是你們都不給我喝水,我一時半會也想不起來他在哪兒?!?

    為了喝水,周煜只有扯謊了。

    “呵”,冰雁嘴角扯起一抹冷笑,“狗皇帝,你少忽悠人,都死到臨頭了,嘴還那么硬。不用你說,我們也能找到世子的下落?!?

    冰雁從周煜飄忽不定的眼神中看出他在撒謊,因此將計就計,故意說這話來刺激周煜。

    周煜一聽,果然急了,如果她們能找到寒千臨的下落,那還要他有何用?他豈不是必死無疑?

    “冰雁姑娘,你們怎么可能找到寒千臨?就連我也找不到呢!”

    冰雁聽了這話,不由得面帶微笑,“噢?連你也不知道?那你說說,這是為何呢?”

    周煜突然反應過來,剛才是冰雁在套他的話,忍不住往地上撞了下自己的頭,真是枉做了真的多年的皇帝,竟然被一個丫頭片子給套了。

    他耷拉著頭,無奈的說道,“你別問了,不給水喝就算了,我也不知道?!?

    冰雁冷笑,“你看我這里,哪里還有水?”

    周煜抬頭看了一眼,也是,四周空蕩蕩的,剛才孟長安帶來的兩碗水都被這丫頭給喝了。

    難道天要亡我周煜嗎?

    周煜咬著牙,心里念道,“不,我不信天!我就是天,我的生死應當由我掌控才是!”

    屬于他曾為皇帝的那種不可一世的陰狠勁兒上來了,周煜閉氣凝神,他不能太浮躁,眼下有這個冰雁看守,他得另外想法子逃跑。

    冰雁見周煜閉上眼睛,握著拳頭,一副等死的模樣,不由得心里一笑,這皇帝,還真是窩囊!

    又圍著周煜轉了一圈,仔細瞧了瞧,日光正毒,周煜的唇確實干裂了。

    冰雁踢了他一腳,冷面呵道,“喂,我叫人給你拿水去,你最好給我老老實實的待在這里,別亂動!否則,我一個毒鏢過來,扎在你的大腿上,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周煜聽到她說要給他拿水,心里正高興呢,聽完后半句,整個人都苦惱不已,“冰雁姑娘,你看看我現在這個樣子,手腳都被你們綁著,動幾下都很困難,更別說逃跑了。再說了,你就在門口叫一個人拿水出來而已,也離我不遠,哪兒能就讓我逃跑了呢?”

    冰雁上下暼了一眼,這才放心的轉身往前走了幾步,剛想呼喊里面的人拿點水出來,突然頸后傳來一陣劇痛。冰雁掙扎轉過身著想看看是誰在背后暗算她,剛轉過半個身子,便渾身無力,整個人都癱在地上。眼前暼過一個黑影,隨即是一片漆黑,直接昏倒了過去,不省人事。

    冰雁回憶了之前的種種,也沒有想出一個以所然出來。她只知道,必定是那個黑影搞的鬼,其他的一概不知。

    休息了好一會兒,冰雁的精神和身體都恢復了一些。冰雁抓著木籠子的兩根木棍,猛地往胸前處一扯,木棍直接破裂開來,籠子也就破了一個口子。

    冰雁從口子里鉆了出來,正要走出洞穴,突然進來一個人。

    正是那個黑衣人。
飞镖世界排名第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