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百十七章和高俅比球

作者:作者劉虎虎虎
    宋徽宗說完之后,便靜靜的翻閱起來,腦中也不斷的思索著新規則下的蹴鞠踢法,頓時覺得大有可為,而且似乎看起來更爽了,便隨口問道:“楊愛卿,你可做好了新的蹴鞠?”

    楊洋急忙將足球拿了出來,呈現在宋徽宗面前,宋徽宗看著比原來蹴鞠大了將近一倍足球頓時見獵心喜,急忙接過來,試了試,卻發現和蹴鞠有著很大的區別,重了好多,很多的蹴鞠技巧無法耍出來,便對楊洋說道:“楊愛卿,你可否耍上一遍,讓朕開開眼界呢?”

    楊洋爽朗一笑,帶著足球走在了御花園中,雙腳連連擺動,像是跳舞一般,帶著足球飛快的跑動。

    宋徽宗看到楊洋敏捷的身手,頓時大聲叫好,而他身邊的趙福金也眼中波光連連,被楊洋深深的吸引住。

    宋徽宗很快發現這足球和蹴鞠最大的不同,這足球應該是人多了對抗起來才更好看,便手一揮,叫來了幾個小太監,口中說道:“你們下場吧,和楊愛卿玩一玩?!?

    這幾個小太監可都是蹴鞠高手啊,楊戩楊總管沒少在他們身上花心思,為的就是討好宋徽宗。

    他們頓時眼中不屑的看著楊洋,心道一個小小的知縣能有什么能耐,敢和我們比試蹴鞠,腳下卻陰毒不已,一個個狠狠的踹向楊洋。

    楊洋嘿嘿一笑,似乎不懼,腳下一拉,小羅的經典動作,牛擺尾使了出來,足球像是黏在腳上一般,輕輕擺動,就過了這幾個小太監。

    最后一個更是凄慘,被楊洋一個穿襠,過的顏面無存,臉上滿是怒氣,可惜宋徽宗當面,他們也不敢發脾氣。

    而宋徽宗看的十分開心,和趙福金一起大聲叫好,心中頓時對足球這個新的踢法產生了濃厚的興趣。

    整個下午時間,楊洋便陪在宋徽宗身邊,將各種現代足球技巧展現,宋徽宗不停的試上一試,他的足球天賦那是相當的不錯的,很快也能耍出一些足球動作,便開心極了,恨不能立刻組建一支球隊踢上一場。

    楊洋乘機便道:“陛下,我已經打算將上次的校場重新修繕一番,到時候,便有了足球比賽,陛下便可率隊來參加?!?

    宋徽宗更是歡喜異常,對著一個小太監說道:“去,把高太尉和楊總管叫來,朕要重新訓練你們!”

    楊洋心道總算搞定了大頭,可李師師的事情還是要辦的,便繼續開口說道:“陛下,雖說足球比賽有不少賺頭,可一開始并沒有多少人會來看,臣便想了個辦法,只是需要經過陛下的同意?!?

    宋徽宗不由的好奇道:“哦?什么辦法?”

    楊洋微微一笑道:“臣想請李師師在萬人面前,唱上曲!”

    宋徽宗驚詫道:“萬人面前?唱歌?那能聽的見嗎?”

    楊洋嘿嘿一笑道:“這一次臣重新改造那校場,便是為了此事,將來陛下您的聲音也可以直接傳播到萬民面前!”

    宋徽宗不由的心生向往,想想都有點小激動,平時對著百官都要吼來吼去的,要是萬民能聽到自己的聲音,且不是更爽,至于李師師嘛,好像這也是她的一項愛好,便點了點頭,說道:“朕準了!”

    楊洋一聽,開心不已,總算搞定了一切,只等裝修好便可開唱了,口中卻繼續說道:“陛下圣明!不過臣還想請陛下也去看看,當時候也算與民同樂嘛!”

    宋徽宗不由的心動,還在猶豫之際,卻聽到自己的女兒趙福金大聲叫道:“父皇,帶著福金一起去嘛,福金也想與萬民同樂?!?

    宋徽宗不由的哈哈大笑道:“好好!朕就帶著福金,一起去與萬民同樂!”

    楊洋也這時才注意到這個小蘿莉,長的粉嘟嘟的像瓷娃娃一般,十分可愛。

    而這小蘿莉似乎也不懼怕自己,一對烏溜溜的大眼睛,大膽的打量著自己,絲毫不懼怕與自己對視。

    就在這時,卻聽到一陣腳步聲傳了,一個小太監上前說道:“陛下,高太尉和楊總管帶到!”

    宋徽宗手一揮,口中說道:“宣!”

    只聽的腳步聲陣陣,一個四十來歲的太監和高俅大步的走來,楊洋不由的打量的一番這個太監,這可是大名鼎鼎的楊戩啊,后世三只眼二郎神的原型便是此人,嘿,你還別說還給人一種這貨動不動就準備放狗咬你的感覺。

    兩人似乎沒有看到楊洋一般,恭恭敬敬的對著宋徽宗行禮,然后靜靜的立在原地。

    宋徽宗便清咳一聲道:“今天楊愛卿獻上一種新式的蹴鞠打法,取名叫做足球,朕十分感興趣,你們照著這新規則好好練一練球員,朕想觀賞一番,至于具體規則就在你們面前的小本子上,你們抄上一份,便去訓練吧!”

    高俅頓時上前一步,口中說道:“陛下,楊洋只不過一介縣令,他能有什么好的蹴鞠打法?怎么能比的上老臣,精研蹴鞠十數年,心中從敢有過懈??!”

    楊洋便微微一笑說道:“說來說去,高太尉還是怕在足球上比不過我楊洋罷了?!?

    高俅臉上怒氣一現,哈哈大笑道:“蹴鞠,我會怕你,我高俅的俅指的就是蹴鞠,小子我踢蹴鞠時,你還在你娘胎里呢!”

    楊洋絲毫不懼,口中淡淡的說道:“是啊,所以你老了,你根本就不敢和我比了,你還是乖乖的在家養老吧,叫什么高俅,丟人!”

    高俅氣急敗壞道:“我會懼你,比就比,時間地點!”

    楊洋頓時一笑道:“君子一言,快馬一鞭,時間還沒定,因為場地正在裝修,地點就是上次我就禁軍打的落花流水的校場!不過太尉記住了是新式蹴鞠,它有個新名字叫足球!”

    高俅冷哼一聲道:“老夫自然知道,楊總管咱們這就去研究這足球去,有些后生小輩簡直是不知道天高地厚!”

    楊戩微微一笑,略略不屑的看了楊洋一眼,恭恭敬敬的拿起秦檜抄寫的那本足球規則,便和高俅退了下去。
飞镖世界排名第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