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林文學 >> 武俠小說 >> 第九十九章 虎頭蛇尾(書號:228362

第九十九章 虎頭蛇尾

作者:北風居士
    中年男子背著手看著遠處若有所思,對于無憂跟李洛風的舉動視而不見,雖然他只是孤零零的站著,無形的氣勢更給人沉重的壓力,無憂感覺自己呼吸都有些困難。

    “李門主也來了,不知所謂何事?”李洛風銀牙緊咬,轉而換了一副晚輩溫順恭敬的笑臉。

    無憂對于這無妄門的門主還是第一次見到真容,不由得多打量幾眼。

    “閑來無事過來看看,正巧碰到有人加害李修,沒想到被你們擒住,真是少年出英雄?!?

    李雄霸迎著無憂的視線看去,銳利的目光如一把鋼針般扎向無憂的心神,無憂只覺得腦袋隱隱脹痛,接著眼中劃過一道銀光,不適感隨即消失。

    “咦?”李雄霸見無憂安然無恙,不由得略感驚訝。

    “李門主過譽了!”李洛風有些搞不懂李雄霸的意圖,如果真要殺了自己和無憂,不過揮揮手的事情。

    “城主既然來了,何不出來一見?”李雄霸朝著遠處一塊山石看去。

    “哈哈!李門主居然有如此雅興,不遠萬里來到這荒無人煙的地方?!?

    豪放的聲音在山澗飄蕩,光禿禿的山石上突兀的出現一道中年人影,看面容相比李雄霸,則更加清秀一些,鬢角修理的一絲不茍,身穿金蟒祥云服,腰間還佩帶了一把金色長劍。

    “父親!您也來啦!”李洛風喜出望外,之前緊張不安的心終于平復下來。

    “這就是司空城城主李午陽?看著比李雄霸和善了許多?!睙o憂從始至終沒擔心自己的安危,有渾邪在,縱然打不過,逃跑還是沒問題。

    李午陽瞬移到李洛風身邊,拍了拍李洛風肩膀,臉上始終掛著溫和的笑容,如同冬日里午后的陽光,給人一種溫暖和煦的感覺。

    “你就是洛風常提起的蘇無憂吧?”

    “正是晚輩!”無憂趕忙拱手回應道。

    “你之前的表現我都看到了,不錯!”李午陽由衷的夸獎道。

    李雄霸被晾在一旁,不見惱怒,微瞇著眼睛似乎在掙扎猶豫,周圍的空氣蕩出一層層漣漪。

    遠處一縷輕不可聞得波動一閃而過,如同警告的信號,李雄霸心有所感,轉身隱去了身影,周圍讓人沉重的壓力也驟然消失了。

    “他這是走了嗎?”李洛風疑惑問道。

    無憂深深的吸了兩口氣,之前無處不在的壓力已經蕩然一空,“應該是走了?!?

    李午陽朝著之前露出波動的地方投去感激的眼神。

    接著,元力拖起無憂和李洛風連同地上還存活的一些人,朝著外圍飛去。

    狩獵外圍的軍營中,李午陽坐在上位品茶,片刻之后,曾懷也回到軍營,只見其發絲凌亂,呼吸急促,看來之前與黑衣人的纏斗并不輕松。

    “拜見城主!屬下辦事不利,沒有保護好公子,還請城主責罰?!痹鴳褟澭笆终f道。似乎早就知道李午陽來到這落丘山脈。

    “什么罰不罰的?你的事情我都知道了,那位黑衣人是無妄門的鄭長老,這次你是有功的?!崩钗珀栃那榇蠛?,扶起曾懷大袖一揮說道。

    “那這次狩獵比賽……”

    “正常宣布結果就可以,李雄霸無功而返,我們的目的已經完成一部分了,不知道下次又會計劃什么陰謀詭計?”

    “城主已經和李雄霸動手了嗎?”曾懷擔心的問道。

    “李雄霸原本是想動手的,我能感受到他的殺意,最后因為一位神秘強者出現才停手了。我對無憂鎮的這位李鎮長還真挺好奇的……”

    “屬下這就去查!”曾懷自然明白那位神秘強者就是李鎮長。

    “哎哎!你回來,既然是友非敵,我們又何必惹人不快?”李午陽搖了搖頭道。

    “城主英明!”

    “我先回去了,剩下的事情你收尾吧!盡量跟無憂鎮交好,實在不行,也不能得罪了?!?

    不待曾懷回應。李午陽的身影化作一道白光消失了。

    此時軍營的另一處營帳中,無憂、李洛風等人聚在一起閑聊,之前被打昏的韓青雨也坐在一旁,任無憂費了半天口舌解釋,此時依舊噘著嘴氣呼呼扭頭不搭理無憂。

    “多謝無憂兄弟救命之恩?!?

    李洛風臉色誠懇,不似做作。

    “危難的時候你不也擋在我身前嘛!所以別提什么救命不救命的!”無憂心里卻暗暗嘀咕道“你老爹早就來了,就是沒我,你也一樣活的好好的?!?

    “好!我不提這些了,對了!你們之后想要去哪一個門派修煉?如果需要我幫忙的,我可以通過關系略盡綿薄之力?!?

    李洛風的話讓蘇涵柔和姚靈玉等人眼前一亮,可是礙于和李洛風交情還沒那么深,他們之所以能坐在這里還是因為無憂的關系,所以或明或暗的目光都看向無憂。

    李洛風自然感受到眾人的心思,颯然一笑道:“我的能力也沒你們想的那么大,但是可以免除一些不公平對待,對一個剛入宗門的弟子來說,會節省一些不必要的麻煩?!?

    “那就麻煩李兄了……”無憂只得厚臉皮說道。

    李洛風擺了擺手,當下洋洋灑灑的書寫書信。

    “洛風兄,你要拜入哪個門派?”

    “我想去白羽府,你呢?”李洛風寫著書信頭也沒抬的說道。

    “我也對白羽府也是很感興趣?!?

    “那感情好,以后還會有個照應,我們到時候白羽府見?!?

    ……

    略做修整之后,浩浩蕩蕩的隊伍朝著無憂鎮進發,所有人對這比比賽有些虎頭蛇尾的感覺,完全是城主府和無妄門自導自演的一場惡作劇,依附他們的各家勢力卻損失慘重。

    李鎮長早已經守在鎮口,笑吟吟的看向無憂等人。

    “幾天沒見,感覺李爺爺又年輕了一些,精氣神十足?!睙o憂如此想著。

    “曾懷管事,此次比賽可否順利?”李鎮長迎了上去,關切的問道。

    “一切順利,李鎮長等了很久吧?外面風大,咱們進去聊?!?

    曾懷態度熱情的說道,拉著李鎮長的手一起朝著鎮里走去,不知道的還以為這二位是久別重逢的兄弟,李鎮長對曾懷的熱情還挺受用的。

    李鎮長準備好酒席給眾人接風洗塵,派人將姚家和狄家的人也請來了,呼啦一下,李鎮本就不大的院子坐滿了人。

    一桌桌酒席擺好,喜慶熱鬧的不得了,這陣仗快趕上喜宴了。

    曾懷有一搭沒一搭的拉著李鎮長聊天,瞎子都能感受到曾懷的討好之意,坐在旁邊的蘇浩轅和于歡長老對此嗤之以鼻。

    最氣人的是李鎮長有意無意的看向蘇浩轅,眼神仿佛是說:“你羨慕不?”

    蘇浩轅扭頭看向別處,懶得搭理他們。于歡長老掩嘴輕笑。

    曾懷似乎感覺李鎮長這個稱呼不夠親近,問了李鎮長的年齡后,直接以兄弟相稱。

    這次連無憂和李洛風等一眾小輩也被酸的不行。

    “曾兄!既然狩獵比賽結束了,你看是否可以宣讀一下結果?!?

    “唉!你看我這記性,多虧兄長提醒,差點誤了正事?!痹鴳芽聪蚶铈傞L的眼神充滿感激之情,像是受了多大恩惠似得。

    無憂放下筷子苦笑著摸了摸鼻子,吃飯的心情蕩然無存,轉頭看向李洛風,只見李洛風比無憂還尷尬,一臉訕笑的目光躲閃。
飞镖世界排名第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