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林文學 >> 未知分類 >> 第九十五章令人頭大(書號:227446

第九十五章令人頭大

作者:提壺灌頂
    “我們之前做的,怎么?...”

    我有些不明所以。

    “這玩意可比壓縮餅干好吃多了,這破玩意我都吃了半個多月了!”

    張旭輝一件我發問,頓時開始向我倒苦水。能看出來他已經極力的想轉移自己的視線,不讓目光停留在這盆小籠包上,可是這小籠包對面前這位眼睛冒綠光的張旭輝來說,誘惑力實在是太大了。半個月的壓縮餅干續命,嘴里早就淡出個鳥來了,現在見到其他的食物,那還得了?

    “那來吧,別客氣了,咱們一起把這個分著吃了,要不明天也該壞了?!?

    我將懷里的鐵盆向前一推,一屋子的人全都圍攏了過來。

    “我就叫你阿輝吧,聽著還挺好聽的?!?

    看著往嘴里塞小籠包的張旭輝,我笑著對他說。

    “隨便隨便,叫啥都行,小張,小旭,阿輝,隨你喜歡...”

    張旭輝頭也不抬,邊咀嚼食物邊口齒不清的說著。

    “行,那就叫小旭,這個更簡單。小旭,我進來的時候看外面有很多幸存者在忙碌,我們是不是明天也得出去干活???”

    “汪!”

    這時,將軍忽然音量適中的叫喚了一聲。

    “呀,把你忘了,來?!?

    之前都蒙了,現在聽見將軍的叫聲才發現這家伙的蹤跡。它原本就是一身黑色皮毛,在黑夜里就更加看不清了。小腦斧則是一身黑棕相間的毛發,也不顯眼,一時間竟沒顧及到。

    “呀?還有條狗???之前都沒發現!杜賓?!媽呀,現在還有活著的狗???!這是..條貓?組合嗎?”

    張旭輝同樣也是才發現將軍和小腦斧的存在,嘴里的東西還沒來得及咽下去,就開始噴字了。

    “這是我的寵物,叫將軍,它后背上那個是只貍花貓,叫小腦斧,至于組合么...我說叫末日傳奇你信嗎?”

    我半開玩笑的對張旭輝說。

    “等會兒再說它,你先說說明天我們應該怎么辦吧?!?

    我將話題拉回來,至于將軍的事情,之后再說不遲。

    “啊,明天啊,我得先帶你們去幸存者登記處領取身份證明,然后會根據你們每個人所擁有的的技能分配任務。好比說你之前是個戰士,那可能就會給你分配到巡邏隊或者物資小隊之類的。女孩子大多數都是洗衣做飯之類的。沒有任何技能傍身的只能像你們剛才看到那些人一樣,做苦力?!?

    張旭輝一口氣說了一大堆,將事情解釋的明明白白。

    “明白了,首都防疫站管理的還真周到?!?

    我點點頭,不過卻很頭疼。

    大斌美琪,一個是寶拉公司安保部的人,一個是星火行動小組的人,菲菲可以洗衣做飯,這點不用擔心,那么問題來了,我和蓋青玄怎么辦?蓋青玄還好,畢竟人家之前有過省級散打冠軍的頭銜,說不定也可以進入什么巡邏隊之類的,可我只是個實驗員??!照現在來看,我是這個團隊中唯一一個沒有任何技能的人,說白了,就是個凡人!

    “這..我可怎么辦???這里有沒有實驗員之類的工作?比如研究特效藥阻止變異細胞擴散之類的...”

    說到這里,我自己都沒報任何希望。越說到后面,聲音越小...

    “變異細胞?你是說病毒吧?這個貌似沒有,防疫站建成初期的確有過研究病毒的科研團隊,但不知怎么的就莫名其妙的解散了,好像是因為什么原因,這種病毒根本無法得到有效控制。所以現在沒有你說的那種工作了。誒?你是大科學家???!厲害??!物理還是地理???”

    張旭輝解釋了半天,我也算是能明白其中的緣由,他嘴里所說的病毒其實就是交易細胞,無法得到有效控制就對了,因為這根本就不是病毒!不過這家伙越說到后面,我怎么就越有種想抽他的沖動呢?

    “我不是什么物理學家,也不是地理學家,我是生物基因方面的研究員?!?

    我一本正經的更正他的說法。這種頭銜之類的大事,在我們科研人員看來容不得半點馬虎。這也就是我,有本事去和別的研究員試試?早就破口大罵了。

    “這樣啊..生物基因方面的研究員..那還真可能得去做苦力了...”

    張旭輝煞有介事的給我潑起了冷水,搞得我一陣心煩意亂。

    “小旭,那我們明天是不是得搬走???這里應該不會讓我們一直住吧?”

    大斌這時候也問出了一個有用的問題,看來他還真的在思考我們在這防疫站里的未來。

    “其實按理來說你們你們今天都不能住這,不過誰讓你們是我大舅的朋友呢!只要我答應,你們愛住到啥時候就住到啥時候?!?

    張旭峰大包大攬的對我們說。

    “哎媽太好了!”

    大斌跳腳喊道。

    “這怎么好意思呢?..”

    我有些不敢相信,似乎在我心里,認為我們去住那種簡陋的木屋才是應該的。

    “這有啥的?你們放心,沒人會來找你們麻煩的?!?

    張旭輝對我們保證道。

    “那真是太謝謝你了,小旭你是我們的貴人吶?!?

    我“違心”的說著。如果這家伙的話能再少那么一丟丟,簡直完美!

    “對了齊哥,你跟我說說你這狗唄!還有這貓是咋回事兒?...”

    張旭輝又將話題拉到了將軍身上,搞得我一陣頭大。因為我根本就不想解釋那么多啊...

    首都防疫站外

    “小周啊,咱們倆去哪???”

    荒涼的高速公路上,老劉和周平的身影游蕩在其中,老劉邊走邊對周平問道。

    “我覺得咱們倆現在應該找輛車,就像齊大哥說的,有車的話,即使沒有地方待,不是還能睡車里嗎?”

    周平腳步不停,說出了自己現在的想法。

    周放眼看去,前往防疫站方向一輛車也沒有,倒是離開防疫站的方向有著一排排停留在原地的私家車。想來應該是災難爆發后出城逃命的人們??上胍x開這里的人實在太多,最后可能是因為什么突發事件,導致一輛車都沒能逃出去。

    老劉現在摩拳擦掌的,在他看來,已經很久都沒有摸過汽車的方向盤了,上次強行被我“吊銷駕照”,心里早就憋屈的不行,這下終于又有機會了。

    “小周啊,你會開車嗎?歲數那么小肯定不會吧?我來開?”

    小劉循循善誘,那意思就是想自己開車。

    “???行啊劉哥,你愿意開就開唄?!?

    周平倒有些沒懂老劉的意思,不過既然老劉想開,那就讓他開唄。

    估計這小子不知道老劉的黑歷史,不過沒關系,他早晚都會見識到。

    沿著高速公路一直行走,一直走了十多公里,倆人都累得不行了,才終于看見了車頭。

    當他們來到車頭處時才明白到底發生了什么事兒。只見最前方有兩輛重型卡車翻倒在高速公路上,只留下匝道可以勉強容納一輛車小型轎車通過,后面高速狀態下的小車來不及剎車,直接撞了上去,發生了大規模的追尾事故。一路走來,至少有近百輛車被牽連進來,場面真可謂壯觀。

    老劉和周平繞到大貨車的駕駛室面前查看一下,發現里面滿是鮮血,車擋風玻璃也早已不見了蹤影。里面一具尸體經過劇烈的撞擊,被擋風玻璃的卡槽完全肢解成兩截。兩段身體就這么明晃晃的待在駕駛室里。

    尸體的下半身已經快被風干了,但是上半身還在進行著沒有絲毫意義的蠕動。想必是開車的時候變異細胞入侵了大腦,導致這次車禍,后面的車才跟著一起遭殃的,也就有了這十幾公里車隊的出現。

    “這..”

    老劉和周平一時間說不出話來,這可比單純的被撕咬感染慘多了,可以說是標準的“飛來橫禍”。

    很難想象,只是因為一個人被變異細胞侵蝕,竟然會導致這么多人喪命。

    “劉哥,這些人比咱倆倒霉多了?!?

    周平倒顯得很樂觀,還在尋找著心理安慰。

    “啥叫倒霉啊,咱倆這不叫倒霉,反倒是幸運呢,我覺得小齊他們的處境比咱們危險多了。防疫站里面人生地不熟的,玩意被欺負了都沒地說理去?!?

    也不知道老劉是不是真的這么想。

    “根本不用擔心他們,有將軍在,分分鐘把防疫站攪個底朝天,況且他們還有槍呢?!?

    周平對我們很有信心,他相信我們在防疫站里會平安無事的。

    正說著這些,老劉隨便挑了一輛車,是一輛大眾的轎子,里面的座椅被血跡浸透了,已經凝固并且結痂在上面。但其他的東西都保存的很完整,玻璃,反光鏡什么的都完好無損,車鑰匙也插在打火器內。

    仔細檢查了一番車內的情況,除了駕駛室內的衛生環境不盡如人意,其他的地方倒顯得干干凈凈。老劉二話不說就上了車。

    “踩剎車,打火,掛d擋,哦對了,還有安全帶?!?

    “劉哥,你念叨啥..?”

    沒等周平說完呢,車子就好似離弦之箭般直接躥了出去,并且完美的憋滅了火。哦對了,還撞在了隔離欄上。
飞镖世界排名第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