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三章 污染植物

作者:易傷秋者
    “呼……呼……”

    蓋飛語在日常性地狂奔著,他的呼吸粗重卻又帶有某些節奏。

    而它身后追殺他的高大樹人,則透露出幾分猩紅的殺意。

    看似狼狽的情景下,竟然隱約展現出一絲和諧。

    當易春趕到的時候,看到的救贖這樣一幅畫面。

    這里是地精之森的某個角落,易春并未來過這里。

    不過,他曾經聽森林德魯伊摩蕊撻說過這里的情況。

    似乎是因為過去的某個時期,曾經有人在那里處決了一個傳奇級別的污染者。

    在沒有得到足夠凈化的情況下,污染者的死亡造成了巨大的后續影響。

    即便在摩蕊撻的不斷嘗試下,那里已然是郁郁蔥蔥的一片森林。

    但污染者的殘余,仍然會導致某些生靈的異化。

    不過,現在這種異化的力量已經越來越微弱了。

    就像追殺蓋飛語的這頭污染樹人,也不過是5-1o級左右的精英單位。

    而這種精英單位,現在都頗為少見了。

    就是不知道蓋飛語做了什么,讓這頭污染樹人如此窮追不舍。

    “咚!”

    一棵阻礙在污染樹人面前的大樹被它粗大的巴掌直接拍倒在地。

    易春見狀搖了搖頭,這家伙看起來確實沒有什么理性了。

    在一個大德魯伊的地盤如此毀壞森林,巨龍們也不大一定有這個膽子。

    而看起來頗為狼狽的蓋飛語,卻乘著這個機會跑得更遠了。

    當然,這并不是第一次了。

    他到現在沒有跑掉,顯然污染樹人有某些棘手的能力。

    “嗡……”

    污染樹人的軀體,出某種不明的異響。

    從其中蘊藏的情緒來看,它顯然是上頭了。

    而就在這個時候,它那猩紅的視野中捕捉到了一個新的活物?

    一只貓?

    在污染樹人混亂而邪惡的意識中,并沒有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

    而下一刻,身上不斷傳來的撕裂感讓它陷入了徹底的瘋狂。

    但對于敏捷呈現出碾壓性的敵人而言,瘋狂往往不能帶來任何有益的促進。

    “咔!”

    “擦!”

    就像什么東西在割裂木材一般,那種令人毛的聲音不斷在污染樹人的感官里回蕩。

    是什么?

    當它的意識,再次捕捉到跟前從一個橘色毛團狀的殘影恢復過來的橘貓時。

    它似乎明白了什么。

    而下一瞬間,某種粗暴而狂野的力量將它徹底湮沒!

    暴烈的力量,直接蠻狠地撕扯開它堅韌而厚重的表皮!飛濺的纖維碎片,在空氣里猶如爆開的蒲公英般在空氣里肆意地飛舞著!

    猶如閃電一般的痛楚,瞬間在它的意識中炸開!

    然后,污染樹人便陷入了永恒了安眠……

    易春看著污染樹人的尸體,聚能爪擊的實戰效果比他預期得要好。

    配合執拗的削甲效果,能夠在戰斗持續階段爆出令人側目的恐怖傷害。

    而隨著時間的累積,這種傷害會在一定時間內達到某個峰值。

    就目前易春的感覺來看,他覺得如果攻擊位置恰當的話,斬殺一頭1o級相對弱小的領生物應該不成問題。

    當然,前提是對方先得被疊加一段時間的執拗效果。

    “你擊殺了8級精英單位-污染樹人,你獲得了9%的野性經驗提升?!?

    由于易春和這頭精英污染樹人等級相差不大,所以野性經驗方面收益較少。

    不過,易春本身就不是沖著這個來的。

    “你獲得了玩家:其實槍也不錯的任務委托,你得到了1oo點綜網災幣和污染樹人軀體的處置權?!?

    這是易春第一次嘗試,通過綜網來實現貓車服務。

    在這方面,綜網能夠提供的服務是頗為廣闊的。

    只是,現在玩家們的開程度還不夠高。

    甚至,易春如果支付1ooo枚綜網災幣,而且對方處于世界樹的囊括范圍的話,他能夠直接即時性地傳送到任務委托人的旁邊。

    當然,這顯然不怎么劃算。

    畢竟,易春的委托也不過是百枚綜網災幣左右……

    沒有掉落物……

    易春搖了搖頭,果然還是領單位相對實在一些。

    看了看污染樹人的尸體,易春琢磨著這玩意兒能不能吸收。

    說起來,嗜血獸的吞噬能力顯示的信息是頗為生冷不忌的。

    只是,污染樹人那看起來渾身紫的形態讓易春總覺得它的組織成分應該是充滿了毒素或者詛咒之類不怎么美妙的東西。

    不過想了想,易春還是嘗試吸了一小口。

    喵……

    感受著胃囊中傳遞的某種古怪而又冰涼的味道,易春覺得它就像是……

    嗯,冰鎮了的檳榔味?

    反正,有點不怎么好吃……

    而下一刻,易春的眼前刷新出新的提示信息:

    “你吸取了污染樹人的生命精華,你的精神獲得了微量的回復?!?

    精神?

    易春看著底下龐大的污染樹人軀干,這是他第一次遇見能夠回復精神的東西。

    當然,對于以嗜血獸形態突擊的非典型德魯伊而言,并沒有非常突出的價值。

    但對于某些依賴于精神的法系職業而言,這無疑是具備足夠戰略意義的存在。

    是污染的力量賦予了污染樹人的生命組織以這種成分,亦或是這種樹本身的屬性?

    易春想了想,他覺得前者的可能性更大。

    畢竟,如果真的存在的話,顯然森林德魯伊-摩蕊撻已經早已知曉。

    一位大德魯伊的自然知識儲備,是常人所難以想象的。

    把這玩意兒種在夢境世界里會怎么樣?

    易春突然想到這個問題。

    憑借嗜血獸強大的吞噬能力,他能夠無視污染植物中黑暗的力量。

    而且,在一定程度上保證了其污染力量不會外泄。

    更何況,污染生物這種看起來便充滿侵略性的外表,顯然不需要太多精細的照料。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可能會比養一盆仙人球更簡單。

    當然,如果不及時收割的話,后果頗為惡劣。

    而且栽種了污染植物的夢境世界,其畫風肯定會頗為微妙……

    想到這里,易春決定先吸收一波污染樹人,看看自己是否能夠承受一個完整污染樹人體內的污染力量。

    隨后,某種混沌的波動在污染樹人的軀干上方攪動著:

    “你吸取了污染樹人的生命精華,你的精神獲得了微量的回復?!?

    “你吸取了污染樹人的生命精華,你的精神獲得了微量的回復?!?

    “你吸取了污染樹人的生命精華,你對于污染力量的抗性得到了較少的永久性提升?!?

    “你吸取了污染樹人的生命精華,你的感知得到了較少的提升?!?

    ……………………

    喵?

    正在不斷吸取著污染樹人體內生命液體的易春瞬間瞪大了雙眼。

    他覺得,污染植物們需要他的照料……
飞镖世界排名第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