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四章 刑老道的病有救啦

作者:日每一萬神成
    唰。

    溫子君瞳孔縮成一道豎線,下意識地雙腿一夾。

    他的臉上,第一次浮現出驚慌,恐懼之色。

    “呵呵,怕了吧?”

    6乾神色冰冷,譏笑道。

    “可惡小賊!你不用嚇唬我!我賭你不敢!”

    溫子君一臉陰沉,從牙縫中擠出一句話:“我好說歹說也是一個侯爺,你潑我臟水,陷害我,這可以說得過去!但你真敢動我,廢我肉身,飛天觀會幫我作主的!你覺得,你一個人可以對抗整個飛天觀么?”

    這一句話說得兇神惡煞,差點連6乾都信了。

    轟隆。

    一聲巨響,鐵牢沉重大門打開,刑老道背著一個木箱溜進來。

    “咦,還沒弄好嗎?老6,你這手腳有點慢??!再磨蹭一點,你可能就吃不上午飯了?!?

    刑老道目光一掃,搖頭嘆道。

    “你來得正好!”

    6乾冷笑著,轉頭道:“溫子君,跟你介紹一下,這位是前大幽凈身房高級供奉,大牢刑獄考古大師,一身劇毒萬年活化石,以及陰陽路棺材鋪特聘掌柜!袁家袁久九公子知道不?他就是經這位大師的手,從腎虛公子變得不男不女,今天凈身,明天就下床!”

    “哈哈哈,老6你過獎了,過獎了?!?

    刑老道一聽,頓時哈哈大笑,邊笑,邊從木箱里掏出紙尺,走到溫子君身邊。

    “你要干什么!”

    溫子君臉色難看,無比忌憚地盯著刑老道。

    “呵呵,你不用怕?!?

    刑老道呵呵一笑:“老夫就是剛剛跟一家賣壽衣的搭上線,先幫你量量身,回頭他們幾天功夫就能幫你做好一套。對了,看在你是侯爺的份上,你有什么要求沒有?是準備穿龍袍下葬,還是準備穿大將軍盔甲,他們那邊都可以定做的?!?

    “……”

    瞬間,溫子君臉色鐵青,目中噴出無比怨毒恨意,死死盯著6乾。

    6乾居高臨下,冰冷目光掃射在他身上,殺意毫不掩飾:“這第三樣,是奪走你的寶貝,也是奪走你男人的尊嚴!但最慘的,還是第四樣!我要奪走你的自由!”

    這一刻,溫子君心中的那一絲僥幸砰然碎裂,徹底湮滅。

    他一直以為6乾不敢置他于死地。

    但現在看來,6乾是真的要下死手,哪怕是因此丟了官職,也絕不停手的那一種!

    “溫子君,你將在這暗無天日的鐵牢里,一日復一日,受盡孤獨冰冷饑餓的折磨!然后,直到你生命盡頭!”

    6乾雙眼瞇著,寒光森森,透著無比的堅決。

    生死之敵,你死我活。

    這一次,是他先下手為強,強行濫用私權,將溫子君關進大牢。但那又如何,連自己的人都護不住,這權力要之何用?

    “哼!6乾,你不用得意!木秀于林風必摧之!我在陰間等著你!哈哈哈哈!想讓我溫子君屈服,休想!”

    溫子君眼珠轉動,突然猛地仰頭,哈哈大笑起來。

    笑聲之中居然還透著幾分豪氣云天的味道。

    這就是一個飛天境高手的尊嚴!

    6乾微微瞇了瞇眼,冷笑一聲:“希望一個月后,我再來看你,你還能笑得出來!”

    說罷,猛地一甩披風,轉身走出鐵籠。

    左席也走了出來,將那本武圣游記遞給6乾,皺眉道:“溫子君是死定了。不過,飛天觀那邊,他的師兄師弟,師叔師伯師傅,會不會過來找麻煩?”

    6乾收起游記古書,目光一冷。

    他也有點顧忌,俗話說,打了小的,惹來大的。

    就算溫子君那一幫子師兄弟不出手,他們出錢,請些魔道高手過來,還是會有點麻煩。

    “不用擔心?!?

    突然之間,一道熟悉的輕柔聲音傳來。

    滋滋滋,滋滋滋。

    在6乾四周,一絲絲黑色電弧憑空跳躍浮現,讓人微微僵直麻的電流力場一掃而過。

    隨后,一個渾身罩著黑紗的豐腴女子浮現。

    雷電法王,云羅!

    6乾雙目一亮,拱手拜道:“晚輩見過云羅前輩!”

    “你做得很好,出乎朕的意料?!?

    云羅輕笑一聲:“這是陛下收到三千里加急密報之后對你的贊賞?!?

    “陛下過獎了!”

    6乾微微拱手一拜,隨后楞了一下。

    他的三千里加急密報是二月初送出去的,怎么這么快就傳到趙玄機那里?

    云羅似乎看穿他的疑惑,笑道:“我剛從云澤國,也就是奴州那邊回來,順道過來看你一眼,沒想到碰到李峰要傳密報,我就順手幫忙送了一下。對了,這是你要的療傷神丹。還有,這是你附在密報的金票?!?

    說話之間,一個鑲著紫金的木盒,還有一沓金票從黑紗下漂浮出來,飛到6乾面前。

    “這……微臣拜謝陛下!”

    6乾神色一喜,雙手捧過木盒,金票。

    趙玄機不愧是大氣,不收錢,療傷神丹說送就送。而且,他應該也已經知道刑老道是前朝大幽的人。

    果然是武圣,有大氣魄!

    “請前輩稍等!”

    隨后,他拱拱手,直接轉身再度走進大牢,將木盒扔給刑老道:“老刑,你的病有救了!”

    刑老道正在配制毒藥,突然被6乾嚇了一跳,砰的一下,紙上的幾種毒藥炸開,膨脹作五彩毒煙。

    “……老6,你嚇死我了!”

    刑老道手忙腳亂,差點沒接住木盒,心有余悸道:“來!這毒煙你趕緊吸幾口,幫忙用你的九蟬不滅金身勁凈化一下,不然會影響等下毒藥配制的?!?

    “……”

    這一瞬間,6乾突然現刑老道臉皮之厚不在自己之下。

    轟。

    伴隨著一聲雷霆低鳴,數十道絲粗的黑色電弧激射如來,一陣雷光閃耀,毒煙瞬間泯滅干凈。

    隨后,云羅走進來,看了刑老道一眼,目光落在鐵牢中央被禁錮得死死的溫子君身上。

    “法相外景境高手!”

    刑老道驚了一下,低頭看了一眼木盒,又望向6乾,臉上開始浮現出難以置信之色。

    “沒錯,這就是你日日夜夜夢寐以求的療傷神丹!”

    6乾點頭笑道。

    “哈哈哈哈!老夫的傷有救了!”

    刑老道狂笑一聲,朝云羅一拱手,又沖過來狠狠抱了6乾一下。

    還沒等6乾說什么,刑老道轉身一陣風沖出鐵牢,直接去密室服用丹藥煉化療傷去了。

    連地上的藥箱都忘了拿。

    6乾搖頭微微一笑,也沒有在意,開始幫刑老道收拾藥箱。

    “九霄雷尊?云羅!”

    這時,溫子君似乎認出云羅,神色大喜,連忙告狀:“云羅前輩,我是飛天觀溫子君!白玉候!你要救我!這6乾公報私仇,故意栽贓陷害,還要設私刑殺我!”

    云羅聲音冷了下來:“溫子君?我記得你!你在七十年前,還是罡氣境巔峰的時候,禍害過我玄黃宗一個女弟子!那個女弟子是我師妹的寶貝徒弟,名叫皇甫玉,你可還記得?”

    唰。

    溫子君臉上狂喜之色頓時凝固。

    就在這時,黑紗之下,伸出兩根蔥蔥玉指,指尖絲絲墨黑電光霹靂閃耀,轟的一下激射出去,打在白玉候身上。

    滋滋滋,滋滋滋,滋滋滋。

    一陣電光霹靂閃光,溫子君渾身劇烈顫抖,渾身冒起陣陣黑煙,散出焦糊臭味。

    雖然沒死,但渾身皮膚焦黑一片,血肉糜爛,顯然是遭受到劇烈的電擊痛。

    “哼!”

    云羅冷哼一聲,轉頭道:“6乾,你這次潑臟水潑得好!飛天觀賣禁藥這口鍋背定了!飛天觀觀主來了也一樣!我云羅定護你周全!”

    “多謝云羅前輩!”

    6乾拱手一拜,心中大定。

    這時,云羅吐出一句讓人意外的話:“不過,你過幾天恐怕得入京一趟了?!?
飞镖世界排名第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