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六章 鋃鐺入獄

作者:無敵大水怪
    第三百九十六章鋃鐺入獄

    陸奇敢發誓,他沒有一刻像現在這樣喜歡顧淵的聲音。

    這感覺就像異地的戀人見面,又像女神答應和你看電影,簡直讓人欣喜若狂。

    他提上褲子,開心地打開了門。

    此時,顧淵已經在門外立了許久。

    陸奇的目光順著顧淵的身子左右打量,可他看來看去也沒有發現丹爐的蹤跡。

    他眼里的光暗了幾分。

    或許是因為丹爐太重了,不方便帶吧。

    嗯,一定是的,我再問問他!

    想到這里,陸奇用疑惑而又不失禮貌的微笑對顧淵道:

    “深夜造訪,不知顧兄有什么急事找我?還是說那丹爐有消息了!”

    說完,陸奇便死死地盯著顧淵,他太想知道結果了。

    然而,顧淵的表情卻有些古怪,他有些尷尬地對陸奇道:

    “慚愧慚愧,丹爐之事恕小弟無能,沒能借到?!?

    沒借到!

    聽了這話,陸奇如同白日里被一道晴天霹靂擊中。期待了這么久,我褲子都脫了,你就給我說這個!

    陸奇瞬間面色一暗,聲音有些機械而又不帶感情道:

    “好,我知道了,勞煩顧兄這么晚了還跑來告訴我,真是過意不去?!?

    說完,陸奇退后一步站在門旁,一手倚著門,看這架勢是打算要送客了。

    不過顧淵并沒有表現出善解人意的一面。

    “陸兄且慢,陸兄且慢!小弟此來正是為了陸兄傷勢而來。雖然小弟沒有借到丹爐,但卻偶得一物,可解陸兄困境?!?

    “哦!”

    陸奇一臉死魚樣,根本不相信顧淵的話。

    雖說他這傷已經控制住了,就算沒有丹藥吃。過個一年半載,水磨的功夫,他靠內力也能自己痊愈??蛇@一點,顧淵應該是不知道的。

    所以陸奇懷疑顧淵是想安慰自己。

    也罷,既然他這么篤定,且聽聽他怎么說吧!

    陸奇用力擠出一個笑容,雙眼微微瞇起,對顧淵道:“不知是何物讓顧兄如此儀仗,我倒是有些好奇了。不過我可提前告訴你,我沒那么多貢獻點來換你這寶貝了,銀兩就更別提了?!?

    “不用不用!”

    顧淵連連擺手,解釋道:“這東西可不是咱們六扇門的,是有貴客指名道姓要找你,若陸兄同意見他一面,此藥定當雙手奉上?!?

    聽了這話,陸奇反倒有些疑惑了,雖說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

    但這種還沒提要求就先送禮的,陸奇還是第一會遇到。

    “那藥該不會是假的吧?”

    “怎么會呢!你放心吧顧兄,那藥如果是假的,我把那人給我的介紹費分一半給你,絕對不會讓你吃虧的!”

    顧淵拍著胸口,一副十分自信的樣子。

    陸奇聽了這話不由失笑,合著你丫還真拿人好處了!

    “那行,你讓人進來吧!不過我可告訴你,我這傷可不是一般丹藥能解決的。到時候那藥沒用,可別說我訛你?!?

    “怎么會呢!陸兄的人品,誰讓不知誰讓不嘵,怎么可能貪圖我這點東西呢!陸兄稍等,我這就叫那人進來!”

    說完,顧淵就一溜煙跑了出去,陸奇則轉身回到房內收拾了起來,有客人來就算不熱烈歡迎,一杯水還是要準備的。

    打掃干凈屋子,陸奇切了壺茶,端坐桌邊靜靜地等待。這大半夜里陸奇這里也無酒菜,只能一切從簡了。

    天很黑,深邃的夜空中閃爍著點點繁星。

    一抹橙黃的燭光將屋內照亮,陸奇伸出手指,不由自主地在桌子上敲打了起來。

    無趣的等待讓他忍不住開始思考。

    深夜造訪,還指名道姓的來找我,所求之事恐怕不是那么好辦。

    先看看再說吧,實在不行推掉就好了。

    片刻,一個頭戴斗笠,渾身上下被裹在一件黑色大披風里的男子在顧淵的帶領下走了進來。

    男子進來之后,看了一眼坐在主座上的陸奇,什么話也沒說,緩緩從懷中掏出一個小玉瓶,朝陸奇丟去。

    啪!

    陸奇一把接住小玉瓶,心道一見面就把報酬給了,這人講究??!

    他沒有多想,一把拔開瓶蓋,隨即一股熟悉的充滿生機的綠色氣體飄了出來!

    陸奇一震!這味道他在熟悉不過了,可不就是他兌鼎里的靈乳嘛!

    “這……”

    “不錯!這正王爺賞給雜家的靈乳。只要陸公子答應雜家的要求,王府內剩下的靈乳,雜家雙手奉上。相信有了此藥,陸公子定能早日痊愈,百尺竿頭更進一步!”

    來人摘下斗笠,露出一張陸奇極為熟悉的臉,正是多日不見的林總管嘛!

    陸奇握緊裝滿靈乳的小玉瓶,臉上愁云密布,他盯著林總管的眼睛質問道:

    “所以說,我受傷被六扇門所救的事情你們早知道了?”

    林總管沒有立刻回答陸奇,反倒看了眼一直站在旁邊的顧淵。

    那眼神,不言而喻。

    顧淵也不是傻子,立刻明白過來,人家這是嫌有自己這個外人在場??!

    “陸兄……”

    顧淵朝陸奇看去,這事是他牽橋搭線的,直接把陸奇一個人丟在這里,怎么看都不太對勁。

    不過陸奇卻好像沒有聽見顧淵的詢問一樣,只是用眼睛死死的盯著林總管,恨不得將他生吞活剝了一樣。

    林總管也盯著陸奇,毫不示弱。

    半晌,陸奇突然笑了,只是那笑聲里似乎多了一絲凄涼。

    拿老子的東西做報酬,請老子去辦事,好好好,老子也算是活久見了。

    陸奇笑完了,他收斂了笑容,冷冰冰的臉上再也看不出其他情緒,只聽他戲虐道:

    “顧兄,你先出去吧!我和林總管許久不見甚是想念,有些不足為外人道的房中術,需要深入的交流交流?!?

    ……房中術?

    這回輪到顧淵有些不知所措了,他看了一眼林總管,見他沒有反駁心里一陣惡寒。

    兩個大男人還房中術……

    攪屎棍?

    怪不得每個皇帝都有一個忠心耿耿的小太監!

    顧淵渾身一顫,打了個激靈,隨后趕緊尷尬的退了出去。

    而陸奇則趁著這會兒功夫,將小玉瓶里的靈乳一口飲下。

    感受著一股熱流迅速的修復自己受傷身體,陸奇心里也多了幾分踏實。這點靈乳雖然不能讓陸奇痊愈,但也頂的上他自己一個月功夫了。

    傷勢好了這么多,也能多用出幾分功力,再加上陸奇還新領悟了一招斗秘,基本不能拿下林總管,自保還是沒問題的。

    “現在可以說了吧!”

    林總管沒有說話,只是微微閉上雙眼,似乎是再用精神力確定周圍有沒有人監視。

    待他再三檢查后確定沒有人監視,這才開口道:

    “沒錯!陸公子被六扇門所救王爺早已知曉。只是那天的事,牽扯甚多,老奴就勸王爺先不要接觸陸公子,等風頭過去了在接您回府?!?

    陸奇沒有說話,只是眼神里盡是不屑的嘲諷,連這種無法證實的理由都用上了嘛!

    “所以,你來此是想讓我跟你回去?若是如此,大可不必了,將我的東西還給我既可?!?

    撲通一聲!

    林總管又一次跪在了地上,老淚縱橫道。

    “陸公子!王爺被帶去宗人府關押了,求你救救王爺吧!您若是不出手,王爺這會可就在劫難逃了!”

    陸奇在心中冷冷一笑,又是這招!

    你們還真把我當救火隊員了!可惜,老子可不是圣父!

    見陸奇無動于衷,林總管繼續哭腔道:“陸公子,一切都是老奴的錯,是老奴教唆王爺不來找你的,您要怪就怪罪老奴一人吧!只要救出王爺,老奴這條命隨您處置!”
飞镖世界排名第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