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林文學 >> 其他類型 >> 3485 名動江湖(書號:485

3485 名動江湖

作者:勢不可擋
    最后龍兒能生擒鰲拜靠的還是四個武功高手運用天蠶絲相助加上她自己五個高手聯手才擒獲了鰲拜而已,想想看鰲拜眼珠被龍兒這樣的高手刺中都沒事,煉體功夫高到了何種地步,除非是得到神龍教教主全部功力的龍兒,不然的話單憑現在的龍兒單打獨斗一樣不是鰲拜的對手。

    “你說得很有道理?!标惤霞毤氁幌?,的確是這樣,如果是尋常武者那么以韋小寶的能言善辯,機智冷靜還有那一股好運道真的能陰到對方,但是鰲拜的話單憑韋小寶一個怎么陰?沒有一個絕頂高手相助的話韋小寶有再多的辦法都不夠鰲拜殺。

    這就是內外兼修的武者的強大,當初火云邪神就是最好的例子,如果不是阿星是百年難得一見的練武奇才加上超越了低武世界的武功如來神掌相輔相成的話一樣不是火云邪神的對手。

    可以說如果火云邪神也修煉了超越低武世界桎梏的武功的話,那么阿星也不會是他的對手,畢竟阿星是練武11奇才,難道火云邪神不是嗎?

    “讓我去會一會鰲拜吧,順便我也想進去皇宮找一個人?!卑沟滤拐f道。

    這個世界能引起她注意與之一戰的人已經不多了,也就是只有修為大成得到神龍教教主全部功力的龍兒,有六合童子配合利用金針刺穴激發全部潛力的馮錫范還有鰲拜三人能讓她主動去與之一戰。

    鰲拜和龍兒都是她想見一見的人。

    現在回想起來自己初入鹿鼎記世界的時候不管是鰲拜還是陳近南實力都完爆艾斯德斯,才過去多久,自己就已經是視陳近南如無物了修為強大到,至于鰲拜,一個內外兼修的人比起陳近南可難對付得多。

    龍兒現在雖然還沒有得到她師傅的全部功力,因為還年輕,闖蕩江湖的經驗不多,在江湖經驗上還不夠老道,但是她的武功卻也十分的犀利,陰柔詭異得很,就算是鰲拜大意之下也吃了她的大虧,這兩個人她當然是要好好的與其交手一番了。

    “誰?”陳近南好奇地問道,現在艾斯德斯的功力雖然還沒達到先天境界,但是戰力之強大尋常先天高手在她面前猶如無物,皇宮里面有什么人會讓她要去見一見的。

    “現在的太后,準確來說是假太后神龍教圣女龍兒?!眲┱f道。

    “連神龍教都參與進來了?!标惤蠞M臉凝重之色:“這一下子麻煩了,神龍教的圣女可不是好惹的,武功又很高強,現在更是偽裝成為太后,他們潛入皇宮所圖非小,這一下子小寶很可能會遇到麻煩?!?

    “放心吧,你的弟子沒那么容易死的,雖然武功平庸,資質一般,但是運道卻是十足的?!?

    劉皓說道,韋小寶的氣運,命運一眼就被劉皓看穿了,他可是這個世界的大氣運之人,在單純的氣運上如果不是康熙本身也是大氣運之人加上坐擁皇帝之位,享受國家氣運護佑的話,在單純比個人氣運的話就算是康熙也不如韋小寶。

    這樣的大氣運之人要用陰謀詭計害死他還真的不容易,要除去這樣的大氣運之輩最好的方法一個是奪去其氣運,第二是直接以實力堂堂正正的將之殺死,這是最好的兩個方法,也是最適合對付大氣運之輩的方法。

    否則用什么陰謀詭計的話很容易會讓這些大氣運之人絕處逢生,因禍得福,最后反而是成就,便宜了這些大氣運之人。

    所以基本上幾乎沒怎么聽過大氣運之人死于陰謀詭計當中,反而這些陰謀詭計通通成為了他們的機遇。

    當天夜里劉皓和艾斯德斯就出了天地會總壇施展絕世輕功潛入了皇宮當中,當然這只是艾斯德斯,劉皓的話完全就是大搖大擺的在禁宮大門口走進去,沒有引起半點注意。

    “真是瀟灑!”劉皓望著高起高落,躲開了皇宮之中所以侍衛的艾斯德斯說道。

    “我看你是專門調侃我的吧?!卑沟滤灌恋?,自己高起高落,高來高去可謂是渾身解數都使出來了才躲開了所有侍衛的視線混了進來,這家伙卻大搖大擺的走進來還一副點評眾生的樣子,讓艾斯德斯哭笑不得。

    “打算先去哪里?”劉皓說道。

    “當然是去龍兒那里了,在那里打得再厲害都不會引起什么注意,畢竟那里可是慈寧宮?!卑沟滤瓜胍膊幌氲恼f道,顯然在決定潛入皇宮的時候他就已經做了準備。

    “那么走吧!”劉皓還是大搖大擺的走向慈寧宮。

    040“還請太后更衣沐浴?!钡葎┖桶沟滤箒淼竭@里的時候聽到了耳邊傳來的這么一句聲音。

    “神龍教的圣女還真是喜歡沐浴啊?!眲┱f道。

    “這不是便宜你了嗎?”艾斯德斯白了劉皓一眼忽然露出了一抹玩味的微笑:“要不要我將這個圣女擒拿了服shi女,我可是刑罰拷問的專家,現在學武之后更是多出了很多以前從未有過的手段,保證能將她調激ao得服服帖帖,給你做洗衣疊被的丫頭如何?”www.wang/shu/ge.c0m更新最快

    不得不說在這一方面在斬赤紅之瞳世界也只有雷歐奈能和艾斯德斯匹敵,完全是光明正大的給自己的男人找女人都做得出來,而且比起雷歐奈的豪放而言,艾斯德斯更是豪放不減的同時花樣更多。

    “不吃醋嗎?”劉皓反問道。

    “最近我都經常在練武,陪你的時間可是減少了大半,為了我的男人不跟別的女人跑了不疼愛我了,那么我只能找個妞把你給先綁住了?!卑沟滤馆p輕的han住了劉皓的耳垂呵氣如蘭道,充滿著誘huo的氣息……
飞镖世界排名第一